午夜115

贞子留着学生样的短发,打了很重的粉底,
换上那条松松垮垮的晚礼服就匆匆忙忙跑上台来,
每天晚上总是那条黑的——竟还戴了副窄框眼镜。 

这种打扮在歌手里实在是凤毛麟角,也算是另一种出挑。
其实台上台下,女人最重要的不是这一件有多漂亮,重要的是有多少件衣服可以换。

鲜族姑娘贞子来自吉林的公主岭,身材着实有点干瘪。在这家韩国日本客人为主的店里,贞子唱的好坏在其次,长相更不必提,特色在于她擅长韩语老歌。有首叫做《爱你》的韩文老歌每每大受欢迎,通篇下来尽听得贞子撕心裂肺地在唱,Salam Hei~Salam Hei。

韩文里Salam Hei的意思就是爱你,如果想换个说法,则可以向对方说ChoWaYo,这是喜欢。Salam Hei唱出来容易让人醉。
贞子每天唱起这首歌的时候背靠着钢琴,高潮处却一副无依无助的样子,无限哀婉。

别看贞子已经34岁,身材却一分一毫也没走样。
有一次休息的时候,有人问起她可有男朋友,
贞子正双手抱着杯温开水暖手。
闻得此言,板牙一眦,乐道,我女儿都五岁啦。

那问的人却不领行情,不依不饶地贴上来,老公呢?
没有。贞子忽然现出落寞的神情,摸出根烟来点上,
把烟灰很用力的磕在那人面前,狠狠盯了那浅浅的缸子里扑闪扑闪的火星不说话。

有什么好问的呢。天下间的负情故事都不过如此。
贞子1990年从东北小城公主岭跑出来,在沈阳唱歌十年,这中间结识那男人。
末了一不小心生了孩子下来,一夕之间男人跑得慌不择路。
几年来贞子跟了支哈尔滨乐队拖着女儿辗转北京深圳,唱歌过活。
眼下女儿5岁,也快到了上学年龄,母亲明天能在哪家唱歌还不知道。

关于请什么样的歌手驻唱,那家店几个董事的意见老是不统一。
这个喜欢珍妮弗洛佩兹,那个偏好白光吴莺音,朝秦暮楚,
今天西风压倒东风明天东风压倒西风。
贞子唱了一个多月,好不容易熬到发钱的那一天经理才结结巴巴的告诉她,明天不用来啦,
我们想换唱日语老歌。
贞子穿着晚礼服刚正坐在吧台上喝热奶,
听到这消息,她眼睛都没眨一下就捧了衣服去洗手间换。
换好了出来,才和我们道别离去。
结果那手势从姿势到角度都拿捏得与往日分毫不爽,不知是不是经过了精心的排演。

习惯了,这个朝不保夕的行业每天都过的象是末日。

上个星期接到贞子的短消息,约我去龙柏吃狗肉。
小程,上海我就认得你几个,短消息里说道,
我现在在一个唱disco舞曲的摇头场子做,清一色得唱快歌,还得蹦达几下呢。

一切都为了女儿,Salam Hei。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不会被公开。 标记为 * 的区域必须填写

*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