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119

很久不见Monica,再见却是在白楼。

Monica从来没有变,依旧白骨精一样高高瘦瘦。
这位上海服装公司第一代模特和Linda合开的名都城piano bar,上个月终于关掉。

Monica陪着老客人鹤先生过来,鹤先生叫上了某钢琴家及女伴若干。
某钢琴家越发见得老了,早几年在台上仪态万方,
连微笑时嘴角的角度都拿捏得收放自如,多少次看得我心驰神往。
这当下喝开了嬉闹,他倒也无失言,
最多在鹤先生高唱“弹起我心爱的土jb”之时喝两声彩头。
“童安格下月来开演唱会,我当嘉宾。”

忽然面前杯中红酒影影绰绰的动,
原来端酒的Monica在沙发里坐得有些摇摇欲坠,强自挺立着的上半身竟见出些僵硬来。
我正楞着神,手里忽然被塞进来200块钱。
Monica已然站起身,拖着我说道,“走,我的key你熟,上去给我弹《街灯下》来唱。”

被醉态尽显的Monica拖住拉拉杂杂的絮话是件很辛苦的事。
只一个侧滚,她就真的那么倒在地上,嘻嘻笑着眯眼打量四众。
金色年代的股东鹤先生紧了紧花格子马甲,指着地上的Monica对我笑——
她最喜欢做佳节又重阳爱,不发了她你真对不起你前老板。

半夜3点,Monica打着旋子被鹤先生拖着下楼来,鹤先生开着车要带她走,她却不肯。
斯诺克台子上的聚光灯眩目的白,灯下面Monica把包包一丢,竹竿一样插在门口,
醉眼惺忪地睨着从楼梯上走下来的我——
小程,我给了你200块,你给我20块。。。车钱吧。。

我忙摸出100块递上,拉过Monica,
来,我送你回家。

Monica忽然哭将出来,包也顾不上提,挣扎着向前冲出黑漆拱门,
步态散乱,边跑边在虹桥路上号叫,
我回哪儿去呢,我不知道该去哪儿?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One Response to 午夜119

  1. betterone (better) says:

    119是我的生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不会被公开。 标记为 * 的区域必须填写

*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