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65

晚上去探Joe的班,客人多得很。 
有一个却独个坐在一边喝酒,也没带马子。 
由店里一个从长相到讲话都很傻的小姑娘作陪。 
五十岁上下,戴了黑框的眼镜,偶然冒两句上海话出来。 
总觉得有些奇怪。 
难道是从前认识的一个黑龙江贝司洪伟哥? 
  
Joe困得要死,下来叫我顶一会儿。 
他离了琴偏偏去陪那个眼镜喝酒。 
我忙活了半天,伺候客人带的美女若干。
最后一首夜来香,因着早间听了邓丽君的一个现场,做成桑巴。 
于是依样葫芦来一下,结果客人居然还跟唱得上。
只是Willy很不满意。 
  
搞到后来,一帮客人带来的美眉唱够了,安静下来。 
那个眼镜同志跑上来唱。 
歌词也不要,从Mona Lisa唱到彭佳慧的旧梦。 
  
“再也想不起,难忘的是什么。” 
  
他笑吟吟的唱着望定了我,我也望定了他。 
于是轻轻的唱了和。 
  
都是我喜欢的歌呢。 
  
大家都爽过,坐定了喝酒,哦,这位是东东哥。 
从前台北公半夜凉初透安局帘卷西风长的公子。 
吓,我刚刚还以为是竹联帮的脚色。 
  
东东哥与Willy,Joe都是旧识,也是piano bar的老玩家。 
于是散了场收了钱坐下来,
忆忆从前在台北忠孝西路刘文正黄仲昆寇世勋潘迎紫余众一道起舞弄清衣。 
忆忆从前十年前刚来上海住在希尔顿,喝醉了借酒撒疯。 
憧憬一下即将召开的洗澡会,包间浴室众乐乐人仰马翻不醉无归。 
  
所谓旧友重逢,半是唏嘘半是欢喜。 
暗里总要窃笑。 
因为多半清楚对方的来龙去脉。 
一道去干点什么坏事也有了好拍档 
  --哪怕被人起底这次都有人连坐,何等快乐。 
  

纵老友鬼鬼,再见亦是朋友。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不会被公开。 标记为 * 的区域必须填写

*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