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73

夜里4点多回到家,大连路一间破落的老公房。
十平出头,煤卫三家合用。
租的。

推开房门,爸竟然还没睡,呼哧呼哧的在床上喘气。
他自个儿在脑袋下边垫了个枕头,半坐了在黑暗里看我。
黑漆漆的窗外依稀有些微光透进来,映得那瞳孔闪闪发亮。
怎么还没睡,我问他。
他沙哑着声音颤巍巍的说,还能怎样,哮喘又犯了。

爸是知青,从前在黑龙江插队落下这毛病。
东北气候干燥,年年冬天对他都是难言的煎熬。
多少次气提上不来差点挂掉,于是日复一日捱着。

“我就没见过你这样的。年纪轻轻的这么晚睡那能行嘛。”
他费了好大力气,带了些愠怒说完这句话,却再不出声。

我忽然疑心他死掉,屏息静气的听了听动静,
待了几秒,一声轻叹传来,于是心下稍安。

我哪里好再说什么,脱了衣服挂在门后,
黑着灯蹑手蹑脚的去洗漱。
背后又是一声长叹,竟象是用尽了全身的气力。

不多时我上帘卷西风床睡下,辗转不能成眠。
半晌,听见身侧他背对着我说,
这样,我拼着生活水平再降些,你去德国吧。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不会被公开。 标记为 * 的区域必须填写

*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