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92

妈是搭下午的火车到的上海,我次日凌晨方归。

六七点钟忽然醒转,惺惺松松的看不真切,只见她打扮停当正要出门。
洋红眼镜,黑绒大氅,依稀总觉得与从前一般无二,不减分毫美态。
十点多钟刚起得床,她却推开门从卧房出来。
原来她早晨那会儿出门是为了散步,好不容易盼得我起来,这便依床沿坐了和我叙话。

妈侧了身子,微微抄了手坐下去,“病退终于办下来了,眼下低压80,高压160”。
从前她多年伏案画图,落下这颈椎的毛病,第三至第六节颈椎上长了骨刺,
现在压迫到血管,终于连睡觉也不得安稳,稍微低下头也要天旋地转。

“我这趟临出来的时候去看我那同学某某,
本来高血压重得就已经只能在床上躺着,吃药吃得又引发了膀胱癌”,
妈斜了脸看向窗外,眼白已带浊,卸了装束,再掩不住的龙钟,
“临走的时候,她躺在床上动弹不得,却再三让她爱人拿两箱南果梨送我,
说不知道我2月份回去的时候还能不能再见。”

“你脖子这里倒是做手术啊,妈”,我听得急了。
妈笑笑,松松弛弛的,脸上的沟壑越发见深,
“这骨刺位置长的不好,一手术就极可能瘫痪,现在只能熬着,熬到瘫痪那一天。”
又续道,“这次出来,你姥姥扯着嗓子对我喊,听着,你不能死在我前面!”

妈红着眼睛,红里见浊,却笑得更畅怀,“我回她,当然啊,我肯定要在你后面死!”
说罢,拍着我的膝盖,“儿啊,你也千万要在我后边死,不然你叫妈后面怎么活?”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Responses to 午夜92

  1. betterone (better) says:

    哭了

  2. 博客主人 says: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不会被公开。 标记为 * 的区域必须填写

*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