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93

生病是件值得纪念的事情。
前几日发烧,莫名其妙的左腿肿痛,一着力仿佛全身的重量都压下来,压下来。

本以为可以熬过去,于是除了在MSN上改改名字呻吟两声博取同情,工作倒是没拉下。
每天夜里照样拖着病体一步三晃的到名都城为了那么一两几钱的银子卖命。

Linda和Monica眼看着生意日渐惨淡,到底拿定了主意,
叫周围水城南路几个相熟的妈咪带了小姐来帮忙。
小姐换了几拨,优胜劣汰下来,
自然有男人附骨之蛆一般出现在名都城的场子里饮酒作乐。

这样的时候Linda的男人David通常总是坐在角落,
斜斜地叼了个烟斗侧坐了,窥探着那边的动静,
煞白的脸色在黑暗中看起来愈发病态。

David喜欢的是从前,那些从前经Monica带来的客人。
Monica十多年前名模出身,日夜出入康平路,
带来的客人除了高干子弟还是高干子弟。

现下David只会偶然转向我,夹了烟斗对着那边的浪语淫声虚空里轻点,
然后陡然喷一口烟出来,“……都是闵行乡镇企业家。”

Linda和Monica穿花蝴蝶一般穿梭在这张台子,那张台子之间,
偶尔Linda会跑过来,抚着自己烫红的脸,凑在David身边嘻笑着耳语,
“15号台子已经开了两千多的酒啦。”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不会被公开。 标记为 * 的区域必须填写

*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