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95

这一夜片刻不得闲,

唱歌的人无不是醉得屁滚尿流前仆后继的冲上来,
抓起话筒就唱个没完,没一个不是麦霸。

有个蒋经国以前的老保镖,五十岁上下,肚子腆到天上去的一个胖子。
每次来玩总要直着嗓子当年大陆如何如何号称“血洗台湾”,
台湾又如何如何派特务诱敌深入临危不惧,满座人于是坐在那里狂笑八笑。

他每次吹够了牛,喝够了酒,
就跑上来冲着台上正唱歌的每位男女一人一个标准军礼,
两腿吧嗒一并,后跟那么一磕,

于是四海之内都是兄弟。

老客人莫先生带了几个自己在大陆的手下来玩--
不长进的大陆男生集体跑上来狂吼东方之珠,
再婉约的弯弯小河也被这气吞山河的唱法蹂躏成了黄河长江。

然而我终于从Yuki身上见识到了什么叫干一行爱一行。
不管哪一桌男客人唱歌,不管有没有小费赚,
Yuki都会跑上台前,大叫着要和他对唱。

面对着这样一群气吞万里如虎的男生,Yuki羞搭搭的从别的客人的台子跑过来,
不管偎在哪一位的怀里,不管捏着自己脸蛋的是哪一位的手,
从四壁林立的虎背熊腰里探出头来,

“再唱一遍广岛之恋!”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不会被公开。 标记为 * 的区域必须填写

*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