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97

韵韵每次讲起电话,总是木头木脑直来直往。

喂,你现在在哪儿做?
就这么劈头盖脸的问过来。
名都城,我说,你不是在南京路上南新雅楼上的马球会所做吗?
老板去日本玩,先关掉了会所,FullHouse也要卖了,韵韵说道。

算起来韵韵在衡山路的FullHouse也唱了有将近三个月之久,
这三个月里她买了一辆面包车每天夜里上下班开来开去,
夏天时一道在白楼做生活的日子历历还在眼前。

FullHouse一卖,她跟的乐队也得再找场子。

刚进入2004,连乐队一道,韵韵又得开始渺渺的等待。

歌手跟乐手,乐手听老板,四季流转,周而复始。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不会被公开。 标记为 * 的区域必须填写

*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