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9月 2003

午夜49

哈哈是店里一个老歌星的艺名。 这晚她带客人过来的时候已经是1点多钟。  每趟哈哈带的客人来唱歌,唱到我累趴下,  却从来不给钱,这似乎成了规矩。     更叫绝的是,这一晚碰巧二哥也带了那个上海跑马会遗老过来,  又是一桌白玩的。  从来不给钱,唱到天昏地暗。     两帮子铁公鸡先喝到烂醉,然后开始唱歌。     跑马会遗老60来岁,每次西装笔挺,一望可知是个老克勒,  长的也很漂亮,就是个子矮了点,将将一米七零。  每次唱歌的时候,面带微笑,表情极好,动作也很标准的舞台作派,  就是唱的太差,而且为老不尊,行为完全和外貌不符。  上趟被我偶然看见他拿了话筒作势往我们一个公关下莫道不消魂体比划-.-     唱了醉醉了唱。烂男人烂女人。  这些五六十的老男人喜欢交往三十多岁的老女人,  《绣榻野史》上言老女人最识风月趣,确实如此。  老女人与老男人共同语言大大多过20刚出头的小姑娘,  唱歌吃饭能吃会玩,又擅长搞气氛,最懂熨帖老男人的心和肉。  便以唱歌而言,他们新交的小姑娘是万万不屑篱笆墙的影子,鸽子    这种老歌,小姑娘要唱的是L,A,N,D,Y,情歌对唱要唱屋顶,  要么广岛之恋马马乎乎,谁稀罕和老男人《在雨中》?     二哥那一桌闹到4点,我一刻不停的弹琴伴奏,一分钱没拿到。  一首《篱笆墙的影子》被跑马会遗老反反复复的带了醉意唱个没完,  高潮过后唱回开头,开头过后接着高潮,每次我已弹出结尾,  丫的手一挥,又面带微笑从头唱起。     我怒喝,他妈的你们有完没完?奶奶个混球。  音响开的太大,有人在乱摸,有人在接吻。     --万幸没有人听到我在骂娘。  万幸。     凌晨4:04。     "再给二哥点首莫斯科郊外的晚上。"跑马会遗老凑过来对我说。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午夜46

。。。  想来想去发现那晚上的事情没什么可以追记的。     张镐哲跑过来唱了首〈不是我不小心〉  又一首〈好男人〉  唱的确实好,我们piano bar做的就是现场,  象姜育恒,张镐哲这种老一代歌手功力确实禁得起考验!      --- 其实张铁林有次来唱京剧唱美丽的西沙我的家  唱的也是不错的。     去厕所的时候张镐哲刚好也在尿东篱把酒黄昏后尿,  忽然有想法想看看他大不大,     想起来kyiv那天说比大小是小朋友才干的事儿,  于是张镐哲的阳莫道不消魂具就逃过了被八卦的这一劫。     回头洗干净手,我唱了首〈北风〉,挖哈哈,班门弄斧感觉还真挺爽。 只是一开腔,立马觉得自己腔调不对,我这声音太干净了又稚嫩。  哪里唱得出这老男人从韩国到台湾起起落落历遍沧桑的味道。      ---说起来张镐哲今年儿子都25岁了。  附《北风》歌词   北风      词:何启弘 黄庆元   曲:殷文奇   唱:张镐哲     翻开陈旧的往事,看见一身沧桑,  走过陌生的地方,  我回到异乡风吹的太狂,  我感到,有点凉;  我在乡愁里跌倒,从陌生中成长,  未来路程却更长,  我想到北方无助的眺望,  我知道,不能忘;     北风又传来熟悉的声音,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午夜45

说起来1819很久没什么明星来玩了。  生意清清淡淡,难得接一档活动来做。  上一个来的还是8月间来店里做宣传的蔡依林。     张镐哲是午夜刚过的时候来的。  因为他是现在的一个董事王国良的朋友。     王国良从前在台湾开秀场,  坑子。     唱歌倒是极好,每次唱他的保留曲目  《尘缘》《望春风》声音里总是薄荷味十足,  凄凄惨惨的叫我听到动容。     张镐哲穿了一套牛仔,嘴边一圈胡子。。。  和我满脸一圈胡子完全不是一个style嘛。 甫一落座就让妹妹帮他叫了一客虾肉馄饨。  然后我们大吹了一通上海美食之廉价。     --旁边24小时营业的大旺旺8块一客虾肉馄饨,已属高级货色。     其时除了他只有一档客人。  那个总来玩的30来岁的韩国人赶巧也在。  那个韩国人清清秀秀的把自己藏在眼镜后面,  长的有几分象年轻时瘦瘦的汤镇业。  中文流利但腔调怪异。  后来才晓得他是银河宾馆的老板。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午夜44

梅子是西安人。  从前跳芭蕾。今年19岁。     象歌里唱的,叮当叮当叮当,银盆里放了对铜铃。  梅子除了一双美目生得铜铃般大而无当,  看着有那么点儿怪异,  要身高有身高,要身材有身材。     去年圣诞的时候,梅子和她弟弟跑来上海,  她到1819 memories做前台,她弟弟去了一个俱乐部做少爷。  前台有客人的时候领领座,没客人的时候百无聊赖。  每每我跑到前台去翻杂志,她就找我聊天,兴奋的讲  她平时到她弟弟做的俱乐部里和做鸭的帅哥嗑药哈皮的经历,  清汤挂面一样的纯洁。     此后半年不见,梅子回了趟西安,  再见的时候又在1819,  梅子在二楼的piano bar里做上了公关,  割好了双眼皮,拉着我问自然不自然,  感慨万分的说起我们从前在前台谈天说地的快乐日子。     她是那样的怀念,  我却总有些不以为然。     晚上在白楼又见到梅子,原来中秋刚过,她跳到了这里。  嘴唇画得象烟熏过的玫瑰,珠片在暗夜里熠熠发光,  倒是已做到了公关经理,每天约的客人多得陪不过来。     那晚和她道了别回来,翻来复去的  只记得梅子说,     我从前做前台的时候早点觉悟就好了。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午夜42

有张Shania Twain的演唱会压在箱底, 凌晨3点翻出来,有一搭没一搭的看. 看她唱man!i feel like a woman的时候 挖心掏肺,回想从前那么熟悉的调子, 总觉象隔一世纪,周遭人事已大变. --2001年我倒还在港汇演过这一曲的. 现在听起来象首新歌. 上次看到她最近的演唱会, 扮相红翠抢眼,珠片迷离, 依依恋恋, 却还是她从前穿着牛仔蹦蹦跳跳的样子. 到华山路逛了一圈回家, 从前午夜下了班一道去聚餐的 巨鹿路那家食肆灯光还在, Alex去了D8会所, Sam去了日本街, Thomas去了Opium, 婷婷傍上大款从了良不再唱. 几多派对,几多伴侣, 几多故事,拉不出结局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午夜40

午夜的酒场里有时会有奇妙的发现。 比方天天来玩的一个向大哥向云鹏, 平时着一身紧身的米黄色美式军服, 总是兴致勃勃的找我喝酒唱歌。 上回听威利老师说他在台湾也当过影帝, 回家来上网搜索,哦, 原来此公是1980年,1981年金马奖的最佳男配角,男主角。 再看下去, 原来还在潘迎紫演小龙女,孟飞演杨过的中视版神雕侠侣里扮演郭靖 是“票房的保证”“台湾一流郭靖人选”,失敬失敬。 下了班去park97看朋友,2点多钟的时候胡兵带了个男朋友来, 那男人长的很一般,却打理得干干净净。 再看看胡兵,越看越象那个他那个不成器的哥哥,一脸淫相。 失望之极,依稀记得从前倒为他颠倒过的。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午夜39

我的大学时光里,最难忘的是在合唱团里度过的日子。 而今一切烟消云散,从前的一帮伙伴硕士都毕业了。 团长小成下个礼拜结婚,趁着这个礼拜天拉起虎皮, 从前的一帮合唱团旧友,男男女女的齐聚同济, 为他排练几首婚礼上演唱的歌曲: 婚礼进行曲,青春舞曲,阿拉木汗,摘菜调。 指挥程老师已是奔七十的老人,排练好了以后, 意外的和我们道别,因为他太太的身体原因,正式退休。 程老师89年64之后应同济几个政协委员的邀请来到同济, 指挥我们的合唱团,至今已有14年之久。 最近一两年红火的灵感组合也是他从前的学生, 桃李极盛。 相伴数年,最难忘的是他的笑容,慈和里透着纯真。 就连责骂我们的时候也蕴着微笑。 在座的各位合唱团旧友大都已二十六七, 在社会上也历练了有些年头, 歌唱起来当年的青春风流却毫不见减。 从前我一直没心没肺的坐在钢琴前面弹, 连他们究竟唱了什么也没放在心上。 排练结束,和小成一起翻合唱团从前的旧照片, 看到80年代末90年代初合唱团员的合影,服装样式虽然老旧 笑容却和今天的合唱团员一样的纯真, 似乎完全没有受到社会浸染的样子。 说起来合唱团真的是我心灵的桃源了。 犹记有次陪同济老教工合唱团去上海音乐学院演出, 归程的公车里,这些六七十岁,年轻时留俄的老师们 忽然青春勃发的唱起《共青团歌》, 蓦的叫我想起合唱团的保留曲目《青春舞曲》里有这样的句子, “花儿谢了明天还是一样的开,只有青春小鸟一样不回来。” 谁说那一样再不回来? 有艺术作伴,白首也青春。

Posted in 未分类 | 2 Comments

午夜38

那天晚上是高先生包场办party, 给她的小女朋友办生日会。 同来的客人里有个台北的会计师, 年纪轻轻的声音有几分象张雨生。 先唱了首〈朋友别哭〉, 又点了首《女人花》来唱。 开唱之前,先说了句, “祝梅艳芳身体早日恢复健康。” 我忽然一怔,“你说什么” “祝梅艳芳早日恢复健康。” 于是忽然被感动。 说起来梅艳芳上一次上海演唱会盛况尤在眼前。 丁丁说,这是我当年看过的最好的演唱会。 我每每念及此处,眼前浮现出的总是那鬼魅般舞动的身影,                   低得窒息的声音,丝丝蔓蔓,挥之不去--- 刚看到新闻,她连灵位都买好了。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怀念艾静Tue Aug 14 11:26:24 2001

中午在电视里看到她的访谈  我是一向很喜欢她的  从9年前那首我的1997开始     屏幕上又开始放她的那首我的1997  还是象多年前那样     艾静涂着油彩  在画面里怡然自得地唱着  1997你快点来啊,我要到八佰伴去买衣服  1997你快点来啊,我要去红勘开演唱会     1992年艾静唱1997你快点到的时候  我说1997离我好远1999世界要毁灭1997与我无关  1997到了的时候我在写字台上索尽枯肠构思post  post在稿纸上只等候那一个叫老师的人发落post     1997转瞬就过  2001也快over  就这么五年,十年,散散漫漫的过  就好象迷迷糊糊地拉了一次肚子  泻过以后什么事都成了往事,什么故事都成了昏黄的回忆     忽然想起昨天的报道来  八百伴三年前破产了  查查艾敬这燕子的行程  似乎终于没在红勘开成演唱会  有关她最新的动向是在2001年  接拍了香港资深导演邱礼涛执导的《等候董建华发落》。     那些都是过去的事了。     写这篇post的时候,路对面的酒吧传来  红男绿女的喧笑声和KennyG的《回家》  有点走调,可还是很蛊惑。  我比平常更晚回去  身边四个中学生模样的男孩坐在月光下喝酒     日子照过,该回家了  爱谁谁的1997,爱谁谁的KennyG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那夜2003年04月26日

那夜我在午夜的五角场看到 一对十七八的恋人 男孩拿了玫瑰,紧张的哆嗦着说着什么 路过的时候隐约里只听见 。。为了我。。。 回头望过去,女孩背着漂亮的包包,欢喜的笑着 我想早恋,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