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10月 2003

午夜62

做完了第一节休息的时候选好角度坐定,  看两个三十来岁的老鸡搭客。  都是熟面孔,每次上班比我晚到,  见了面总要互相微笑点头致意。     二位占着双人座位,翘了腿前倾着低低的聊天。  斜了身坐着,眼神飘过来荡过去,  望住了边上坐着的两个韩国农民,  梨涡浅笑,春风过耳。  农民亦咧嘴傻乐,启示一般心领神会。     二人搬了饮料坐过去,比比划划的谈价钱。  农民只肯出600块,十万韩元哪。  哼。  我们这两位同事宰惯了凯子,一向是100美金起价。  才不要给坑子做。     结果这一夜唯一的一单生意也没做成。  不过还好饮料有刚才两位先生埋单。     同志们辛苦了,   俺们那旮儿都是活雷锋。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午夜61

我打算去给大庄翻谱。  晚上把这话讲给Hanson的时候,  他哼哼唧唧的歪了嘴乱笑。  对于一个41岁离了一次婚,  本来弹琵琶现在弹大阮的男人来说,  没有什么比混银河宾馆几千块零工更重要的事。     他还有一份民族乐团的稳定工作。  间或可以出国演出。  顺便玩玩比利时25欧一次全套房费小费全包的鸡。     他还有个孩子要和前妻一起交流着养。     他还有辆宝蓝色的狗男女车开开,  只是缺条狗缺个固定面孔的女人。     可我还没车没房没地位没阶半夜凉初透级要什么没什么。  连床都塌了个洞越扩越大象个万人坑,  每天中午起床象从战壕往外匍匐着爬。     -多亏今天买了块床板盖上洞口。  -从此不必夜夜发梦被鬼子坑杀。        我决定兼着银河宾馆,去为大庄翻谱。  我决定在丁字裤堆里成就铁骨钢筋。  我决定在酒池肉林里混出清心寡欲。  T_T    总盼午夜种种, 不过大梦一场。 醒来后,我十三岁, 青春明媚,大好前途, 父母爱我,保守上进。 凌晨四点,忽然泪不能抑。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午夜60

这次投资是他和金色年代老板李伟的妹妹一起搞的。  66间K房,8000多个平方,600多个小姐。  金色年代式微有日,不过22间房,2000多平方。     大庄踌躇满志的给我指指点点,     “我这里黑方卖2380一瓶,就是要做上海最贵的。”  “我这里小姐全是500块的,就是要有500块的质量。”  “我这里最贵几个房间有几只沙发要台币一百多万。”  “我这里挖来了花园的行政总监,花园的总厨。”  “上回我跟妈咪商量,准备让小姐全丁字裤上场,  后来怕蚊子钻进去。。。哈哈哈。。。”     说着伸手去撩身边作势靠过来的哈哈。     哈哈拉住他的手,把那手引向自己半边斜露着的肩,  冲虎皮花纹的地毯努嘴,     “对,现在上海十里洋场,就怕你不贵,有的是人来。”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午夜59

大庄这下投了几百万。 新世界11楼。 彩金年代商务会所。 即将开帘卷西风幕。 新世界这个破烂地方来过这么多次, 11楼还是第一次去。 电梯开到10楼的时候呼啦啦上来一大拨小朋友。 门一合上,小朋友们怪叫起来, 啊呀呀,怎么还往上面上? 于是我很拽的独个儿在11楼迈出去。 工地一样的11楼。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午夜58

从我踏入江湖那天开始, 就一直听到大庄这个名字。 号称一个月30万人民币,出入有奔驰有司机的琴师。 从台湾到上海价格都是最贵,最牛比的琴师。 喝翻每个客人,每人一晚掏6000块出来的琴师。 本类琴师,上海本地同业人士不超过10个。 好象一流的杀手。 本来就不需要太多。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午夜57

最近几个小鸭子唱的还真不赖, 唱歌陪客,生意做的还不错。 晚上去看望各位公关美眉, 也许是恼恨生意都被小鸭子们抢掉, 一个个都没精打采的, 公关李雅被客人灌多了酒, 捂了肚子从洗手间出来,晃晃悠悠的, 忽然转了身,一屁股倒进我边上的沙发里。 被逼无奈的, 我把视线偶然的投影在了36D的波心。 李雅正和店里的少爷宝宝谈朋友。 少爷公主的感情总有些乱世情真的意味。 一边陪了客人由得他抱了跳舞乱亲以及其他, 一边蹲低在高高的吧台后面闷闷的抽中南海, 一边低了头当了自己男朋友的面偎在别人怀里,                         一边端了果盘上来嬉皮笑脸的给客人点古巴雪茄。 李雅喝醉的时候,总要找个空着的包厢, 抱上个猩红靠垫,躺到黑暗里去, 一有点响动,就拼着最后一点力气, 扯开了嗓子的喊, 宝宝~~你在哪里?? 这种时候通常宝宝一般在玩飞镖, 听到李雅的叫声牙膏一样从包厢里挤出来, 宝宝咧嘴一乐,女人嘛,喝醉了就这个屄样。 于是继续玩他的飞镖。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午夜56

对于女人来讲,再美的青春不过一刹那。 韵韵打电话给我,我问她最近在哪儿混。 “先在四川北路那里唱一个摇头的场子, 10点钟再去南京路新雅粤菜馆楼上一个马球会所。” 韵韵23岁了,老大不小的。 17岁出来混,已经唱了5年。 夜里回来看到音乐频道又在放全球华人新秀歌唱比赛的录象, 放眼望去都是十八东篱把酒黄昏后九岁的少年。 一茬一茬,割不完的青春。 我问她为什么不去参加,她哼了一声, 我这么老了,谁要? 最近一起做的鲜族歌手贞子,来自公主岭。 戴了副红框眼睛,头发挽在后面,背对着我唱歌的时候, 那一身纯黑晚礼服后面露出的两片肩胛性感蚀骨。 我和Hanson闲坐了猜她的年龄。我猜三十Hanson猜二十五。 一问之下,竟然已有三十四。 “我儿子都四岁了。” “他爸呢。” “丢了。” 贞子很开心的样子,半点避讳也没有,倒有些叫人诧异。 “呀,那个乐器展我昨天去了呢,给他买了把吉他”, 贞子一边把换下来的牛仔裤往手袋里塞一边兴奋的讲, “八十块,给小朋友玩真的很好哪”,边说边比划。 总是一身旗袍走来走去的Cindy其实今年也已四十有四, 粉底打得厚,腰肢款摆,目测顶多三十。 更不消说从前带着女儿一起做的母子档, 妈妈红叶看起来还真比二十岁的女儿大不了多少, 每次陪客总和女儿姐妹相称。    莫让红颜守空枕。 美眉们,去上夜班吧!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午夜55

几天没去,从前做的店里把唱歌的老女人都炒掉了。 换了几个年轻漂亮的小哥。 歌手兼公关,给钱就陪你坐坐。 “真成鸭店了”,原来的公关小惠在大堂里晃来晃去, 看见我来,跟我一脸苦笑。 富婆还未见几个,倒是吸引来些年轻漂亮的小姑娘。 可惜消费能力有限,想必坐佳节又重阳台的帅哥自己也心有不甘。 从前的老女人如今只剩下哈哈一个, 陪客人唱唱歌跳跳舞,毕竟她会唱些爵士。 Cindy回百乐门戴上耳麦边唱边舞重为冯妇, Lily去K房唱大堂,那个长得象被轰炸过的女人。 ...... 57路经过延安西路的时候,在少年儿童出版社门前停了一停。 我探头张望,船老大已经拆了, 曾经的繁华美景,都四散在那一地砖块下面。 半点月光也不见。 那是我的梦开始的地方。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午夜54

忽然之间,寂寂又是一场秋凉。 晚上新来的歌手又是个三十出头的老女人。 反了手到脑后挽那束头发的时候, 丛丛浓黑的腋毛凶神恶煞的斜睨着我, 于是生生被吓到。 夜半回家的时候, 延安东路外滩的地道里已驻了不少流浪汉。 零星错落,地上人间。 夜班巴士上的一对初中生样子的小朋友挤挤挨挨, 女孩伸出手磕磕碰碰的去探男生的脸颊。 所谓青春的美好总要亲手触碰过才安心。 可我们总有太多来不及。 女孩身后一个下了班的小姐脸上的浓妆还未卸。 不过k房或者夜薄雾浓云愁永昼总会的档次。 眯缝了眼睛,斜斜在座位里倚了。 霓虹从车窗里晃进来,                           照得天蓝的皮裙下面碗口粗的小腿躲躲闪闪, 欲说还休。 日子就这么着在公车里晃晃悠悠, 晃晃悠悠下去。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午夜53

于娜做风流人物的采访时谈及从模特到演员的感受, “觉得自己现在特踏实。” 主持人循循善诱,“什么叫特踏实呢?” “现在可以在路边吃盒饭了。而以前不会,因为觉得自己不应该。” 晚上和Windy通电话,她找我帮她叫个歌手, 我说小东西如何呢。 “不好啊,很高级的地方,她不适合吧。” “哪儿啊?” 闹了半天兜兜转转的,还是鸿艺会。礼拜一要几个小姑娘过去唱唱玩玩。 “啊呸,小东西原来就在鸿艺会唱的。” “啊啊啊。。。就她还能。。。” 于是这腔调教我很不爽,人家小东西唱的比你好多了。 歌手这圈子谁也瞧不起谁面子上嘻嘻哈哈私底下拼命死掐 女人嘛,一扎堆就坏事,细节问题上纠缠到底。 小东西去年一直在鸿艺会唱, 不就是李嘉诚何鸿燊的场子嘛。 你Windy唱功不见长进,口气倒屌的二五八万。 挥金如土的地方进进出出的多了,常常忘了自己是谁。 从前Windy刚出来唱的时候,一袭淡素长衣, 卷卷短发,端庄娴雅,暗地里真真教人暗赞。 第一晚站在台上唱的歌是邝美云的唇印, 我到现在还记得。 店里有指标要带客人,要有订位。 Windy唱的不怎么样带带客人倒干得还算风生水起。 起初Windy还很兴奋的和我讲 今天哪位客人又送了我个手机。 今天唱滑稽戏那个钱程来办他的生日party我唱了生日歌给了我两百。 过不了多久,腔调就变了,臭了脸说, “坑子,又没给钱。” 我一问她,没送点什么,回答总是一样的。 “拿现金来啊。” 是啊,陪你坐一会儿300块,这是上海的市场价啊。 问题是Windy眼界又高,只想陪有层次有品味的。 什么叫有层次有品味呢? 就是迅速给钱,但是手脚要干净, 人家小姑娘可是一副贞洁圣处半夜凉初透女的样子哪。 后来Windy起起落落,在别的会所见到,也不过陪了不同的男人来。 私下问我这里客人怎样,手脚干净与否。 丫的。 一点职业道德都没有。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