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11月 2003

午夜74

鱼龙混杂的午夜场里总是集杂各色人等。  左右来的都是客,黑着灯谁知道他日里经历着怎样的人生。     有时各路老大在场里相遇,  彼此尽量回避了不要朝相,  大家心平气和的出来把马子,  新仇旧恨还是先搁一边的好。     不过说起来台湾的黑势力在大陆除了投投资,  搞搞海外分支机构建建办事处之类,似乎也没什么别的事情可做。     竹联帮的一个大堂堂主Jw哥在上海开了个虹桥高尔夫,  平时来唱唱歌,一样的彬彬有礼,真看不出和别的客人有什么分别。  护佳节又重阳法陈大哥从前每次出来玩都带了18岁出头的女生,龙形虎步的,  唱完了回房以一敌三,真看不出已近花甲。     台湾老大到大陆再怎么说也是客,不过一饷贪欢,  履历上再怎样曾经的腥风血雨也敌不过一个台商的合法身份来的重要。  --国安局都在背后盯着呢。    相比之下,倒是有些高干客人最惹不起。  上次叶挺和粟裕的孙侄辈来玩,钱给的少不说,  还得弹唱疯狂劲歌辛苦陪舞陪闹,搞到4点半只有200块,  还作出一副施舍的样子,  心力交瘁之余只得打落牙齿和血吞。     不是吗,本地最大的帮派就是我们的党,可恨至今没收积极分子鸡鸡我入会。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午夜73

夜里4点多回到家,大连路一间破落的老公房。 十平出头,煤卫三家合用。 租的。 推开房门,爸竟然还没睡,呼哧呼哧的在床上喘气。 他自个儿在脑袋下边垫了个枕头,半坐了在黑暗里看我。 黑漆漆的窗外依稀有些微光透进来,映得那瞳孔闪闪发亮。 怎么还没睡,我问他。 他沙哑着声音颤巍巍的说,还能怎样,哮喘又犯了。 爸是知青,从前在黑龙江插队落下这毛病。 东北气候干燥,年年冬天对他都是难言的煎熬。 多少次气提上不来差点挂掉,于是日复一日捱着。 “我就没见过你这样的。年纪轻轻的这么晚睡那能行嘛。” 他费了好大力气,带了些愠怒说完这句话,却再不出声。 我忽然疑心他死掉,屏息静气的听了听动静, 待了几秒,一声轻叹传来,于是心下稍安。 我哪里好再说什么,脱了衣服挂在门后, 黑着灯蹑手蹑脚的去洗漱。 背后又是一声长叹,竟象是用尽了全身的气力。 不多时我上帘卷西风床睡下,辗转不能成眠。 半晌,听见身侧他背对着我说, 这样,我拼着生活水平再降些,你去德国吧。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午夜72

所谓秀者,盖show之音译,上世界70年代中期原产台湾,广东人叫做骚。 90年代初读三联版蔡志忠漫画,对露肉的牛肉秀心向往之。虽然不懂什么 叫做牛肉秀,但也猜出了个大概--牛肉场里,基本露肉,三点全露,客人 偶然还可以真刀 ** 上台客串一下。 80年代台湾的秀场林立,1819从前有个股东王国良从前就是秀场老板。 我跑去问威利这秀场怎么个玩法,是不是类似于大陆的夜薄雾浓云愁永昼总会。 了解下来,秀场看起来有点象现在台湾的综艺节目,必备道具是一个能 搞笑的主持人,一两个明星,过气的当然最好,因为便宜。 说说笑话,逗逗乐子,唱唱歌跳跳舞,卡拉ok是那个时代台湾人的宗教。 还有所谓红包场,过气歌星只好混混红包场,不乏上了四十的老女人, 年轻时挣的钞票挥霍得差不多,到老了没人供养,还得出来抛头露面, 实在堪怜。 王国良身为秀场老板,歌唱的也真不错。 保留曲目一首尘缘,一首望春风--只唱给老女人听。 “尘缘如梦,几番起伏总不平。”这开首的一句就透了半生辛酸,   每次他一开腔,一群客人带的老女人涌上来静静的趴在琴边上听, 中间不乏80年代上海当红的歌手,花落水流, 如今只有陪了这个那个出来玩玩的份。 “一城风絮满腹相思都沉默 只有桂花香暗飘过。” 这收势亦余音袅袅,王国良冲我们得意的夹夹眼睛,瞬时陷入老女人的包围里, 亲的亲抱的抱,“王董唱的太好了再来一个!”“encore!” 王董抱抱这个,香香那个--都是客人带来的马子,和谁太亲近都不好 --“那我再唱首望春风吧,全世界台湾人身份认同的歌曲。” 望春风原唱大概是文夏,歌词有古意。 王董唱一句边给老女人们解释一句。 这歌说的是闺中少女怀春,听到外面有人来,开门去看, 月亮笑她太痴情,不过是风吹门动。 其实今天晚上想起写这段不过因着下午的一桩事体。 本以为可以有机会进入一个喜欢的地方做事, 却受了白眼, 不过隔墙花影动,疑是玉人来, 在这个寒冷的冬夜里模糊的爱恋你一场。                                                 附 望春风歌词及注音(今天晚上我向台湾bass老师现学现注的音哦!) 相比之下陶鸡鸡同学翻唱的望春风第二段国语歌词真是鸡肋。 独 夜 無 伴  守  燈   下 do ya mo pua xiu ding hei 春  風   對   面   吹 cun hong dwui ming cui 十 七 八  歲  未  出 嫁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午夜71

夜半三更走出名都城俱乐部的时候, 我出门就叫了辆车。 “10块钱帮我开到中山西路虹桥路那里。” “啊,你去。。。?” “我要去乘71路夜宵线。” “看你样子一看就是老板,还去乘公车,真寒啊。” ...... 我扭头去看他,一张上海郊县面孔的老K脸,奔四的年纪, 竟然会说“寒”-.- 古羊路街灯清冷,红绿霓虹里两个女生着了皮裙在路边嬉闹。 “两个鸡。” “她们在干什么?”连我自己都觉得自己问得傻,“在等车?” “等搓比。” 老K脸忽然转向我,咧了嘴傻乐。 今晚生意很好,下了班去park97看朋友, 赵薇订了房间,原来和汪道涵儿子在一起。 以前在1819的时候听说这位公子,一来玩就砸场子, “都封了,谁也不许给我放进来!” 他们在拍拖。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午夜70

烦死掉,什么都没兴趣搞  晚上中学生歌舞表演再现名都城     --黄圣依同学跟她朋友,那个上师大学表演长的象周迅的小姑娘又来了  假周迅叫做娅怡,这么复杂的名字好象不大会红哦。  面对男人的搭讪还会冷冰冰的有不善回应,看起来比黄纯洁些呀。。。     旁边的人给我介绍,这个是张元,那个是米丘。。。  米丘好象听说过。。。我明天去古狗搜一下。。。-.-  一副老文艺青年的模样,  比木呐的张元好象可爱点,喝醉了迷迷登登的要唱冬天里的一把火。     --“就唱啊。。。那。。。东北的。。。那个什么火。。。”  --“你说雪村吗”  --“啊。。。雪村那比我一脚把他蹬开。。。。啊。。。”米丘摇摇晃晃ing     啊我顿时猜到了他要唱冬天里的一把火我真是冰雪啊。。。  张元要么点齐秦的要么点张行的。。。就是和黄圣依抱了跳舞也会停下来  四目交投聊开来。。。大概是黄同学身材太小巧让张导抱的很没成就感吧。。。     我受不了我后面的琴师拿大陆土歌联唱诱惑他们上来跳舞全场气氛高涨。  我靠实在是太土了我爱北京天莫道不消魂安门我在马路边拣到一分钱他们都唱的那么欢  未免层次太低了吧持不同意见的人尽管鄙视我好了我就这样     我爸来了我实在很烦那么不写了。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午夜69

我离开银河宾馆从昨夜开始转战古北名都城。 一切都是未知,自砸铁饭碗重入江湖总有些忐忑。 晚上一个小姑娘跑过来唱歌,老板说是刚拍了周星弛新片〈功夫〉的女主角。 定睛看了一眼,果然是,记得叫做黄圣依, 从前参加过什么主持人比赛,拿了冠军, 后来拍过程亮的片子。和周星弛合作,星路可期。 现在北影读书。 小姑娘怎么看怎么一副小朋友的样子, Acup,163左右,哪儿都没发育嘛... 不过依稀有些钟丽缇的眉眼,撩人美态,指日可待。 娃哈哈我觉得她日后发育一下可以考虑性感路线。 黄圣依同学满喜欢唱歌,同来的一个象周迅的小姑娘,擅舞蹈。 二人都是少年人的身材,一歌一舞,怎么看怎么象中学生联欢。 唱的倒还不错,只有一件我不能忍, ---她...她竟然唱<真的好想你>=.=这么傻的歌。        且有一事不爽,合作的台湾bass韩老师在客人给过200美刀小费以后, 说“谢谢大哥的奖励”。 奖励伊刚,羞死我也。 我们最多有礼有节“谢谢”一声,何曾象他这般cheap, 四十来岁了,天蓝色衬衫,背带裤,穿的象个马戏团的小丑。 怎么可以这样,琴师到底不是要饭的。 我操。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午夜68

茱莉钫新来的琴师台湾王某要去泡妞,找我晚上去给他顶班。 林光宁个死抠门,用了两台烂琴。 我站在台上熟悉琴的时候,他忽然跳上来,叫美眉放音乐, 对下面两桌客人说道, “喝酒前我们先吹吹风~~大家开心哦” 一个丰满诱人着了低胸黑裙的女生走过来, 在台中间站定,就这么着跳起来。 我开始还当是现代舞,出去到门口打了个电话, 转回舞台才发现她已是上身精赤,一激灵。 眨两下眼睛再看,还真是 ** 。 身为工作人员,起初还以为已到了底线, 也没好意思盯着看下去,就低了头看琴。 。。。 再抬起头的时候眼前大白屁股晃来晃去的, 揉揉眼睛再看,下手却重了些, 那景象于是在昏黄的灯影里晕晕的荡漾开来。           暗夜里肉肉的挨桌贴身紧逼,忽而彩声四起。 结果什么都看不真切,谁教我没戴眼镜-.-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午夜67

林光宁,在华视做了十五年,张小燕在《综艺一百》主持时的老搭档; 曾经在家有仙妻里演何莉莉老爸。 这两年跑到上海开pianobar,依了从前在台北安和路开店的旧例, 还叫做茱莉鈁,西康路江宁路。 刚开店的时候,正值F4飞来上海开演唱会,林光宁还顺便叫他们从 台湾带了很多谱子过来,一时让我很是仰慕,吓,老前辈! 说起来当初倒对初出茅庐的我不无教诲。 他能弹弹琴,又总爱跑上来亲自弹,弹的差可是气氛搞的很high。 名主持人到底不同,六十来岁老头子,在台上扭来扭去的, 我垂手侍立在侧,他边弹边讲,我们是艺人,就是要贱! 不然你们大陆的电视怎么那么难看。 “小程啊,记着,要贱。”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午夜66

说起来总归有些难过。  晚上问Joe最近我有没有些进步,  回答是感觉还不对头。  “总觉得你少了点什么。”     Joe一反常态,从沙发上滚起来,  “我不是开玩笑,很认真的对你讲,你还是缺女人。”     “那么。。。。是怎么弹的呢?”我继续请教。  “这个啊,可以有好多种弹法啊。”  “是听来的呢还是自己想出来的?”  “自己想出来的,在女人身上想出来的。”     “你呀还是缺经历。”末了又补充一句。     !Q@#$%^&*(     女人比大麻好。     可是妈妈的我没钱啊悟性又低的要死。  眼见着岁数增长的比水平提高的快,心急。  11月的上海,死皮赖脸的总算有了点寒意。 再如何的不想承认,到底又是一年要过去了。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午夜65

晚上去探Joe的班,客人多得很。  有一个却独个坐在一边喝酒,也没带马子。  由店里一个从长相到讲话都很傻的小姑娘作陪。  五十岁上下,戴了黑框的眼镜,偶然冒两句上海话出来。  总觉得有些奇怪。  难道是从前认识的一个黑龙江贝司洪伟哥?     Joe困得要死,下来叫我顶一会儿。  他离了琴偏偏去陪那个眼镜喝酒。  我忙活了半天,伺候客人带的美女若干。 最后一首夜来香,因着早间听了邓丽君的一个现场,做成桑巴。  于是依样葫芦来一下,结果客人居然还跟唱得上。 只是Willy很不满意。     搞到后来,一帮客人带来的美眉唱够了,安静下来。  那个眼镜同志跑上来唱。  歌词也不要,从Mona Lisa唱到彭佳慧的旧梦。     “再也想不起,难忘的是什么。”     他笑吟吟的唱着望定了我,我也望定了他。  于是轻轻的唱了和。     都是我喜欢的歌呢。     大家都爽过,坐定了喝酒,哦,这位是东东哥。  从前台北公半夜凉初透安局帘卷西风长的公子。  吓,我刚刚还以为是竹联帮的脚色。     东东哥与Willy,Joe都是旧识,也是piano bar的老玩家。  于是散了场收了钱坐下来, 忆忆从前在台北忠孝西路刘文正黄仲昆寇世勋潘迎紫余众一道起舞弄清衣。  忆忆从前十年前刚来上海住在希尔顿,喝醉了借酒撒疯。  憧憬一下即将召开的洗澡会,包间浴室众乐乐人仰马翻不醉无归。     所谓旧友重逢,半是唏嘘半是欢喜。  暗里总要窃笑。  因为多半清楚对方的来龙去脉。  一道去干点什么坏事也有了好拍档    --哪怕被人起底这次都有人连坐,何等快乐。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