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12月 2003

午夜90

韩老师晚上突然很平静的说,我们在一起也没几天做头了. 一惊之下,忙着向他打听. 原来过两天兰馨剧院那里要开个秀场,一下子搞个七人编的乐队, 三个台湾乐手,四个大陆乐手, 不知道又是哪个台湾老不死的主意, 把这种台湾上个世纪的玩法搬到二十一世纪的上海. 网罗过气明星作秀. 约莫五六百名观众的场子,人员也安排好了, 明年年初开始-- 龙飘飘,姜育恒,钟镇涛.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午夜89

店比店气死人。 且不说找个厨娘当歌手,名都城这个破地方连个小姐也舍不得请, 用老板娘Linda的话讲,小姐么,请客人自带。 谁教我们离水城南路那么近呢? 统帅,富绅会……小姐都挺漂亮。 一个个飘来飘去的。。。如云啊。 圣诞节的晚上好歹有三桌生意,结果一个上来唱歌的客人也没有。 好歹是圣诞吧,我又不好意思干脆放音乐,下去喝酒。 只好自己腆了老脸搞圣诞歌曲联唱。 唱了半天,没动静。 只得再唱。。。结果连着唱了一个半小时。 花了这么多心思勾引人唱歌却不见收效, 圣诞老人也不给我面子。 Joe打电话来叫我过去弹琴,到了白楼, 他指了指那边一桌客人给我, 宝山区委帘卷西风书记。 看起来约摸五十多岁—— 一堆休闲装束里,惟有他一个人西装领带。 见得他在沙发里端端正正的坐了, 斑斑驳驳的光影披了一身。 不多时,他上来唱歌。 一个着一身绿黑相间的衣衫的老女人,黛黑短裙, 面朝着我,抱了他哼哼唧唧, “爸爸…爸爸…” 闻者无不汗毛直竖。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午夜88

Michael本来订了位置,说要一点钟过来玩。 我等到一点半,鬼影子也见不到,索性叫了车回家。 中山西路延安西路,竟意外看到“上海亚杰俱乐部”的牌子。 亚杰。 美女三三两两的站在街边跟司机谈价钱。 “瞧,下班了不是?”司机冲那边歪了下脑袋,对我说道, “这些女人啊,都是些好吃懒做的主。” 嘿嘿一声笑,这司机又说道,“不过话说回来,人家是比我们赚的多。” 说完扭大了车载收音机的音量。 刚才没仔细听,呜里呜拉的,原来他开了收音机。 “你说,你是不是嫌贫爱富?”叶沙在电波里义正词严。 电话那边的女孩顿时收声。 “嘿嘿”,身边又是一声冷笑。 出租车呼啸着开过午夜的中山西路。                   上海,午夜。 相伴到黎明。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午夜87

小费发了一圈, 仅有的两个美眉每人都拿到了三百块。 他转身带了随行的男男女女离开。 刚刚还沸反盈天的房间瞬间冷清下来。 我们的美眉小凤一屁股坐到沙发里, 黑丝裙,红纱巾。 “啊,累死我了。” 忽然洗手间门口的安徽阿姨郁郁的走近来,脸上带了涩涩的笑。 小凤展开双臂伸了个懒腰,仰在沙发上埋怨她, “阿姨呀,刚才他发小费的时候你怎么不走近点呢?” 三十来岁的阿姨穿了套工装,短头发清清爽爽, 暗影里看过去,十足象个孩子。 阿姨仍是一脸涩涩的笑,“他发钱的时候我不好意思走近了拿。” 交叉了双手,阿姨指了指那边空荡荡的舞台,声音里尽是不满。 “今天他都没上厕所,一次都没上。”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午夜86

这一晚的客人很好,不是走私的就是公半夜凉初透安的。 唱了几首歌,边唱边打手势指挥我弹。 我自然心领神会,落力伴奏之余, 扭了头冲着他咧嘴微笑。 乖巧点总没错。 他一次丢了三百块小费下去。 果真是好咖。 唱完了落座,他两手撑着沙发荡过去, “适意啊”,边荡边哼哼。 我看了看桌上,喝的是瓶拉菲(CHATEAU LAFITE)2000,880一瓶。 就这也能醉啊我靠。 买单的时候他摸出了一搭崭新的票子,放在案几上, 然后把一边侍立的几个美眉唤过来。 “圣诞帽摘掉,哦,是美女”,摸出三张递过去。            “谢谢大哥!” 又唤过来一个, “过来,给我摸一下屁股。” “......” 大家放心,摸与不摸都是三百块。 怎么说这位大哥还是很体谅美眉服务的辛苦。 老板娘走上来,“哎你手里这是什么?” “刚才在金色年代李伟送的白斩鸡。” 李伟是金色年代的老板。 “啊呀呀,我们这里有海南鸡,你不早说,早说给你拿点儿。” “海南鸡我自个儿也有啊”, 他套上外套,余光斜了我一眼,拍着自己裤裆一脸坏笑。 老板娘忽作娇羞状向后一闪,“切,我是上海鸡。” ......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午夜85

倒嗓美女和长发美女并不总是能和我赶上乘坐同一班71路到达外滩。 即使同车一路,我也从未发现过她们。 --因为我常常借了酒意倚在车窗边睡上一路, 这一路开到外滩通常要开四十分钟。 好不容易得到过一次和长发美女搭讪的机会。 倒嗓美女恰好不在,面目模糊那个也不在。 不过是凌晨一点多钟的光景, 外滩对岸那个参天阳莫道不消魂具隐了半截在薄雾里。 我们相遇在午夜的外滩。 二话没说,我只抛个眼色过去, 那边厢就叫了辆车,俩人一前一后坐上去。 除了告诉司机在这停在那停,还是和平日一般无二。 死寂样的沉默。 “那个嗓子哑哑的今天怎没和你一道?” 不管缘分深浅,遇见美女总要有勇气搭讪。          “她今天要打牌。所以我先走,你也是71路过来的?在哪儿做?” “名都城。” “哦,我去玩过。” 美女说话总是只给你上半截,下半截要自己去努力探索。 “你又在哪儿做?” “亚杰。”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午夜84

71路夜宵线每天夜里半个小时一班。  开到外滩换车的时候,扑面而来的常常总是相熟的那些面孔。  送走了客人的小姐,下了夜班的少爷。  他们的目的地大多是中原,从外滩拼回去总共20块,  4个人一辆车,人均5块。     有一阵子拼车,总遇见那三个人,每每同车。  一个长发紧身衣美女,一个倒了嗓的,还有一个面目模糊,现在已不记得。  紧身衣美女不大说话,看着也就二十五六,估计努力一下,很有机会做妈咪。  倒了嗓的明显烟抽多了,大大咧咧的被面目模糊的那个挽了,总是冲在前面和  司机谈价钱。  同车虽同车,大家不动声色各付各的5块钱,上了车就再无只言片语。     这夜我正好多挣了点。  71路开到外滩,又懒得再排半个小时队等55路。  就叫了辆车,进去在司机边上坐定,谈好15块打到家。  忽然倒了嗓的在外面直敲车窗,也叫不出我的名字,  “再带我们几个呗。”     好吧,带了这三个人上车,司机反正无所谓,15加5*3,  生意有的做为什么不做。     倒了嗓的和紧身衣美女在后排拿出夜宵点心来分食,  倒嗓美女忽然在车厢里微蜷了站起身,向我这里探过来,手上拿了一块糖,  “来,谢谢啦。”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午夜83

九十年代头上,我们以为台巴子都很有钱。  Joe说,那时候台巴子去找他爸爸录民乐,上门拜访。  每次塞给他的红包都是一百美金。  当然回头都会被他爸爸没收。     弹bass的韩老师在台湾的时候给费玉清,洪荣宏,凤飞飞  这些人都做过伴奏,却是二十一世纪才来到上海。  将近五十的人,却在上海疯狂的迷上了网络游戏《骑士》。     刚到大陆的时候,他和同来的鼓手先去义乌给那里的几千个台湾人演出。  每晚辛苦工作,结果老板赖了工资潜逃,终至颗粒无收。  鼓手干脆留在义乌跟台湾老乡搞网络,转行成了台商,  韩老师到底舍不得琴,这才在上海和我遇见,合作了干活。     有回意外听到别人谈论,  我们一起每晚9点半干到凌晨2点,他却只得四千元薪水,  于是大起怜悯之心。     那天收工了以后便作惶恐状请教韩老师为什么不回台湾弹琴,  好歹电视节目有的上,演出有的做,  偶然还能象他高雄的朋友那样,偶然接个周杰伦演唱会这种活打打鼓,  来上海演出一趟,只一晚也有五千块人民币进帐。     韩老师坐在音箱上,蹦蹦蹦的拨弄着那把贝司。  “台湾现在演出不景气,根本没生意,人家一个萝卜一个坑,我出来立刻有人占上。”  “找个场子不容易,出来了就没的回去。”  然后继续埋头弹琴,不再言语。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午夜82

大庄那会儿在新世界开帘卷西风幕的时候没有选择找我给他翻谱, 是因为他找到了阿超和他的弟弟。 阿超和他的弟弟小超都是内蒙古人, 阿超吹sax,小超拉小提琴, 大庄拿小超当免费劳动力,在新世界让他帮自己代工, 号称教他弹键盘,其实分文不付。 阿超还好些,总是和大庄出去做party。 一晚上做下来,大庄拿五千,阿超分一千。 最近这两个礼拜天晚上都是刘嘉玲的party, 12月8号那一晚的生日会上,她又一次号称要和梁朝伟结婚, 过完年就结,然后当场激吻十六秒。 以上八卦都是阿超晚上过来的时候说的。 特写两笔以满足各位窥私的兴趣。 如果刘嘉玲年后不结婚,再次玩分手游戏放我们鸽子-- 要怪就怪阿超。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午夜81

搬家到曹杨,从此离古北名都城只有二十多里地。 可是打车也要三十来块。 于是尝试着骑自行车去名都城上班。 花了40多分钟, 从中山北路骑到中山西路, 从中山西路骑到水城南路, 从水城南路骑到古羊路, 一眼望不到边,浩荡的名都城。 名都城天香楼。 --骑自行车在古北这种高尚生活区晃荡是件很另类的事情。 --街上难得出现的自行车上,要么是送外卖小哥要么是钟点工小妹。 --我每次走在古北的街区上,看着车来车往熙熙攘攘都会狠狠的想骑辆自行车来 把自己夹塞在车流里,让满街的车子进退不能。                                      可是当我真的骑了辆28大车在街上晃荡的时候, 发现没有一辆汽车把我放在眼里。 我要是不让他,他就穷凶极恶的冲上来。 当我把这辆连闸都没有的自行车慢吞吞骑进名都城的时候, 每天向我敬礼的保安瞟了我一眼,就转过身忙他的。 --彻底成了弱势人群。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