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1月 2004

午夜102

春节放假六天,四天时间浪费给火车,算起来这节只安安稳稳的过了两天。 如此辛苦跋涉半个中国走一趟,只为了参加初中毕业十年聚。 初中时班级很特别,同学们的家长七七八八的都是这东北小城市里面的各路神仙。 再不起眼的人背后都有着震人的靠山。 初三聚会的时候来了二三十个,都是二十六七岁的年纪。 很多人十年来毕业后初见,眉眼虽未见得改,各自境遇已大不同。 结了婚的,生了孩子的大多露了个脸就找个理由先走, 留下来的二十来个人找了间饭店扯着脖子开喝。 当年的这班初中同学一个个数起来, 有人在北京外交部当差,隔三差五远赴欧洲刺探情报, 有人在上海的证券公司做经理助理,眉开眼笑大谈2004大盘看好入市还需趁早, 有人去英国呆了六年跑到上海南京西路开了公司,宝马香车房产策划, 有人去英国读了一年硕士回来去母校北广当老师, 还有一个在中央电视台当主持人,春节期间奋战在一线。 更多的人入主该东北小城的公检法税陆军空军消防队, 甚至有个在交通大队负责发放驾照的同学已经开始包工程队跟人开发房地产。 浓眉大眼的老班长端着杯子挨个搂着脖子敬酒,“记着,什么时候我都是你哥。” 他从前因着母亲是学校老师的关系,进了这个班级,学习虽然不好,为人却极重义气。 初中毕业以后去读中医学校,本打算子承父业却恨学艺不精,加上中医不景, 在当地当了一年医生就转行做市场营销,听说眼下在做售房先生。 那酒敬过来,上海的证券经理满堆着笑,嘴上喊着干干,手里却剩了半杯。 北京的外交部准间谍眉毛一挑,仰起脖子,下肚的却只有大半杯啤酒泡沫。 各人俱俱怀了心事, 却只见得那老班长一杯接一杯干个没完。 各人自顾自没边没沿的吹牛。酒却不见谁喝, 跑了几趟厕所,老班长还没尽兴,“你们都是不是东北人?” 大家打着哈哈,端起酒杯抿了一小口算是表态。 老班长悄悄端了酒过来,温温热热的在我耳根大声呵道, “咱们这一帮人,就数你哥我混的最不象样啦,敬你!” 干掉,再续,“多谢今天大家给我这个面子聚了一次,十年后有机会咱们再聚!” 满腔豪情脱口而出,杯盘狼藉之下却尽是萧索。 老班长再敬,却没一位肯买他的帐,各各推说有事,眼见得就要退场。 老班长顿时觉得被拂了面子,端了满满一杯酒楞在当场,“你们?” “怎么了?这是?” 末了的这两个字吼得连他自己也没了底气,捂了脸低下头, 在一片怔怔的注视里甩手离席,狠狠摔门而去, “以后我说什么不牵这个头了,你们谁爱聚谁聚。” 再怎么打电话他也不肯回来, 上海的证券公司经理笑嘻嘻的说,别理他,咱们先唱唱歌,等他回来。 于是剩下的十余人跟了那个在交通大队做事的同学去他家开的一个KTV唱歌。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午夜101

终于赶上了1819的最后一夜。 所有员工补发一个月工资, 老板不玩了,下面齐作鸟兽散。 楼下餐厅所有人济济一堂摆了两桌告别宴。 竟意外见到起起落落,从成都再度流落回上海的Willy。 被他一个熊抱在怀,老人的手心竟微微有些冷。 “来,帮老师敬这在座的每人一杯!” 上楼去看,JJ王见到每个人都拿了手里的酒瓶子狠狠地敲上去, 寒暄握手拥抱再见。 上次便听说,他区区40万美元就把华山路639号这三层小洋楼卖掉, 信誓旦旦的说,不玩了,我去山东做房地产。 JJ王清华出身,戴了副眼镜,斯文灵巧, 网络最火的那几年扶摇直上,顺手买下这小楼上面搞piano bar,下面做餐厅。 又买下马路对面戏剧学院的真锅, 一下子玩耍,泡妞都有了场地和人选。 几年前刚去1819的时候,就有人窃窃的跑过来对我耳语,JJ王每次上了谁都是两万块。 两万块。 很长时间里这是我们背地里给他的外号。 壁炉还在。 雪茄柜子还在。 那台写着“请不要打我”的打字机蒙着尘也还在。 从前的公关也一夕间跑回来,陪了各自的老客人缱绻这最后一夜。 再怎样无动于衷或是事不关己, 看到熟悉的楼梯,花园即将移作他用,被人买去做办公楼还是有些依依。 忽然想起从前有一夜在楼下的餐厅,JJ王宴请家人朋友。 举杯的时候,远远听见他直了嗓子,拿着舞台上的话筒吟道, “人生得意…须尽欢……” 这最后一个字晃晃悠悠的拖得很长,下面一句全然不搭调, “千金——散尽——还—复来!” 良夜无人,人散曲终, 莫回头。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午夜100

美格没来。 Linda没来,David没来。 这个大哥没来,那个大哥也没来。 偌大的场子里只有两桌散客,伴着两根蜡烛唧唧呱呱。 Monica百无聊赖取出自己的那瓶黑方,兑了点汤力水。 “你要不要?”Monica翘着腿,磕了下烟灰,仰在椅背上打量那边的客人。 我倒了一点,连冰也不加,甜丝丝的刚抿一小口下去,就见得对面的Monica举起了杯子。 “生日快乐。” 我举杯愕然,生日快乐?明明还有一个半月。 “有生之日,天天快乐。”Monica笑着说道,指间的香烟忽明忽灭。 忽然之间,那点火星划向美格平时常坐的那个位置,点点戳戳, “这个人眼见得是做不到天天快乐了。” 午夜100,程鸡鸡在上海,恭祝各位海内外读者生日快乐。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午夜99

雷打不动,每天晚上9点半上班。 一向提前半个小时到化妆间描眉画唇的美格10点钟却还没出现。 10点半的时候Monica摇摇曳曳的飘到我边上, “咱们唱歌的那个小姑娘叫车给撞啦,刚刚长宁区中心医院打来了电话。” 这美格真是流年不利。 前些日子她爸爸后脑上有一块阴影,始终没检查出究竟是瘀血还是瘤子, 不得已住了院,一天要交掉一千来块钱。 美格每天睡到下午,起来以后跑到医院。 陪陪老妈,看看老爹,然后再骑了脚踏车赶到古北这名都城来唱歌公关。 “我妈每天看见我,都拎了帐单给我报帐”, 美格皱着眉,给自己泡上杯胖大海,“这不是跟我要钱吗?” 那天美格陪客人唱《你最珍贵》的时候, 我小声嘀咕着埋怨美格有一句和声唱了百来遍还是会出错。 趁着那男人埋头找歌来唱,美格掉头过来,把话筒夹到腋下, “下午给我爸送钱过去的时候,他又叫着要出院,说他这点病花这么多钱不值得。” 斜了一眼,眉头皱得更深,小声说, “这么多天一分钱小费都没拿到,上回David说5号开工资,这都10号了也没个影儿。” 忽然远远的见着Linda从外面带着几个小姐走进来,美格稍顿了顿, “实在不行,我就去水城路那几个KTV先做半场再过来, 这几天这边的客人猛灌我酒还不给小费。” “是啊,讲真的以你的水平去那里唱肯定好过大多数小姐”,我半是促狭半是真心。 美格不知所谓的冲我笑笑,伸手向头上一探,本来盘得好好的黄毛刷的泻了下来。 那边的矮个子男人探着大手,猛然向美格腰间揽过来,拿着话筒看着美格嚷嚷, “来,《在雨中》会不会唱?”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午夜97

韵韵每次讲起电话,总是木头木脑直来直往。 喂,你现在在哪儿做? 就这么劈头盖脸的问过来。 名都城,我说,你不是在南京路上南新雅楼上的马球会所做吗? 老板去日本玩,先关掉了会所,FullHouse也要卖了,韵韵说道。 算起来韵韵在衡山路的FullHouse也唱了有将近三个月之久, 这三个月里她买了一辆面包车每天夜里上下班开来开去, 夏天时一道在白楼做生活的日子历历还在眼前。 FullHouse一卖,她跟的乐队也得再找场子。 刚进入2004,连乐队一道,韵韵又得开始渺渺的等待。 歌手跟乐手,乐手听老板,四季流转,周而复始。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午夜95

这一夜片刻不得闲, 唱歌的人无不是醉得屁滚尿流前仆后继的冲上来, 抓起话筒就唱个没完,没一个不是麦霸。 有个蒋经国以前的老保镖,五十岁上下,肚子腆到天上去的一个胖子。 每次来玩总要直着嗓子当年大陆如何如何号称“血洗台湾”, 台湾又如何如何派特务诱敌深入临危不惧,满座人于是坐在那里狂笑八笑。 他每次吹够了牛,喝够了酒, 就跑上来冲着台上正唱歌的每位男女一人一个标准军礼, 两腿吧嗒一并,后跟那么一磕, 于是四海之内都是兄弟。 老客人莫先生带了几个自己在大陆的手下来玩-- 不长进的大陆男生集体跑上来狂吼东方之珠, 再婉约的弯弯小河也被这气吞山河的唱法蹂躏成了黄河长江。 然而我终于从Yuki身上见识到了什么叫干一行爱一行。 不管哪一桌男客人唱歌,不管有没有小费赚, Yuki都会跑上台前,大叫着要和他对唱。 面对着这样一群气吞万里如虎的男生,Yuki羞搭搭的从别的客人的台子跑过来, 不管偎在哪一位的怀里,不管捏着自己脸蛋的是哪一位的手, 从四壁林立的虎背熊腰里探出头来, “再唱一遍广岛之恋!”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午夜94

Yuki是东北人,一如入夜后随处可见的东北小姐。 朝鲜族,吉林延吉人。 Yuki从前也是white house的小姐,只陪唱歌不陪其他。 后来和Joe上过的那个公关经理一起跳去了另一家店,莱文斯堡。 第一次认识Yuki的那个晚上,和Yuki一道夜宵在龙柏某韩国人开的饭馆。 那一夜的三人夜宵上,我们喝了很多竹叶青,度数不高的韩国烧酒。 Yuki表现得温娈可人,偎在是个妞都泡的Joe怀里畅诉别情。 那个时候她刚刚从莱温斯堡辞职不干,回到white house。 Joe也因为念着从前上过的white house那个公关经理的好, 对Yuki格外体贴。 Yuki每次仰了头,从轻吻的余韵中回过神来,把Joe望定了, 第一句话常常是, Joe啊,快教我唱歌,我要当歌手。 可是你究竟唱的怎么样啊,Joe明知故问。 不管不管我就是要当歌手,比现在赚的多多了,Yuki不依不饶。 Joe一把把她抓过来放在怀里轻轻抚弄,Yuki低了头伏在这臂弯里沉沉醉醉。 Joe冲我夹一夹眼睛,顺势就在那脖颈上吻了下去。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午夜93

生病是件值得纪念的事情。 前几日发烧,莫名其妙的左腿肿痛,一着力仿佛全身的重量都压下来,压下来。 本以为可以熬过去,于是除了在MSN上改改名字呻吟两声博取同情,工作倒是没拉下。 每天夜里照样拖着病体一步三晃的到名都城为了那么一两几钱的银子卖命。 Linda和Monica眼看着生意日渐惨淡,到底拿定了主意, 叫周围水城南路几个相熟的妈咪带了小姐来帮忙。 小姐换了几拨,优胜劣汰下来, 自然有男人附骨之蛆一般出现在名都城的场子里饮酒作乐。 这样的时候Linda的男人David通常总是坐在角落, 斜斜地叼了个烟斗侧坐了,窥探着那边的动静, 煞白的脸色在黑暗中看起来愈发病态。 David喜欢的是从前,那些从前经Monica带来的客人。 Monica十多年前名模出身,日夜出入康平路, 带来的客人除了高干子弟还是高干子弟。 现下David只会偶然转向我,夹了烟斗对着那边的浪语淫声虚空里轻点, 然后陡然喷一口烟出来,“……都是闵行乡镇企业家。” Linda和Monica穿花蝴蝶一般穿梭在这张台子,那张台子之间, 偶尔Linda会跑过来,抚着自己烫红的脸,凑在David身边嘻笑着耳语, “15号台子已经开了两千多的酒啦。”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午夜92

妈是搭下午的火车到的上海,我次日凌晨方归。 六七点钟忽然醒转,惺惺松松的看不真切,只见她打扮停当正要出门。 洋红眼镜,黑绒大氅,依稀总觉得与从前一般无二,不减分毫美态。 十点多钟刚起得床,她却推开门从卧房出来。 原来她早晨那会儿出门是为了散步,好不容易盼得我起来,这便依床沿坐了和我叙话。 妈侧了身子,微微抄了手坐下去,“病退终于办下来了,眼下低压80,高压160”。 从前她多年伏案画图,落下这颈椎的毛病,第三至第六节颈椎上长了骨刺, 现在压迫到血管,终于连睡觉也不得安稳,稍微低下头也要天旋地转。 “我这趟临出来的时候去看我那同学某某, 本来高血压重得就已经只能在床上躺着,吃药吃得又引发了膀胱癌”, 妈斜了脸看向窗外,眼白已带浊,卸了装束,再掩不住的龙钟, “临走的时候,她躺在床上动弹不得,却再三让她爱人拿两箱南果梨送我, 说不知道我2月份回去的时候还能不能再见。” “你脖子这里倒是做手术啊,妈”,我听得急了。 妈笑笑,松松弛弛的,脸上的沟壑越发见深, “这骨刺位置长的不好,一手术就极可能瘫痪,现在只能熬着,熬到瘫痪那一天。” 又续道,“这次出来,你姥姥扯着嗓子对我喊,听着,你不能死在我前面!” 妈红着眼睛,红里见浊,却笑得更畅怀,“我回她,当然啊,我肯定要在你后面死!” 说罢,拍着我的膝盖,“儿啊,你也千万要在我后边死,不然你叫妈后面怎么活?”

Posted in 未分类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