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2月 2004

午夜111

阿原每天晚上打扮成红卫兵来唱那首歌的时候效果都还不错. 一身绿军装,胳膊上一个红袖标,斜斜的挎了个军绿色书包. 上面阿原跳着忠字舞卖力歌唱. 下面大伯大妈开始疯狂鼓掌, 这样的情绪在<站台>的鼓点开始时渐渐进入白热阶段. "下面这一首歌六七十年代出生的朋友印象会很深刻..." "各位乘客各位乘客...有下水道开往落汤鸡的列车就要开车了..." 一米八几,生得高高大大的阿原在台上时而穿了红背心 扮成残障人士,耷拉着棒子歪着嘴一瘸一拐下地讨钱, 时而穿了白西服 ** 临风的站在台中央唱<问天再借五百年>. 一晚上下来,除了大腿舞,小品歌舞主持样样都由他一人挑大梁. 每晚只有500块. 记得演出开始前,阿原呼哧呼哧地坐在化妆间的台阶上端了杯热水,嘘嘘的吹气, "你们上海的经纪人坏透了,价钱低得不行,竞相降价,场子全做坏啦." "浙江那边有个浴场主持价钱上到了2800一晚,2800,你知道什么概念吗?" 本来说好今天晚上能调来一档人妖的节目献给广大莘庄颛桥镇的浴客, 结果临时变成了个广东来的耍把戏的年轻人,江湖人称小白龙. 小白龙一身白底烫金边的功夫装,手里条三尺长的活蛇,撸得直了往嘴里一点点吞进去, 只剩条尾巴在外面甩来甩去. 小白龙又原样刷的一下子把蛇从嘴里拉出来,换了两条手指粗细的小蛇, 依次从左鼻孔右鼻孔塞进去,嘴里面拖出来, 然后象穿鞋带一样伴着强劲的disco音乐拉拉, 捻着这两根须子朝台下微笑. 紧接着又搬来盆木屑,给台下的人验过, 狼吞虎咽的把木屑往嘴里塞得满满,那盆子却放在身后. 这边厢小白龙耍了通功夫,就渐渐见得白烟吭哧吭哧的从嘴里喷出来, 可是喷几口烟就得急着奔回背后往嘴里加木屑. 喷了一阵子,满台满眼都是白烟, 小白龙于是在这烟雾中间腾挪闪转, 忽然间一口口的喷出来烟花一样竟都是火星. 这烟花喷不得几口,扑的扑的又从口中窜出火苗来. 小白龙好象不小心烧着了口一般,慌也似的奔过去往嘴里猛加木屑. 台下观众坐得满满,掌声却稀稀落落,喷火显然不及那蛇耍的好看. 只是这蛇玩得到底有些恶趣味, 事后回想起来,这体液交融进进出出的小白龙也不见得总是会有快感. 最苦的还得数那几条小蛇.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午夜110

阿原身材高大笔挺,一身白西装穿起来十分登样。 他身兼舞台监督,主持人,小品演员,歌手N职, 忙得只在开场前才趴了几口蛋炒饭, 汤也来不及喝,就在开场乐曲声中窜上场。 时装队的一帮小姑娘看着估摸十八东篱把酒黄昏后九岁,细皮白肉的穿了三点式, 浑身插满金黄色的长羽毛,上台大跳美半夜凉初透腿秀。 于是呼啦一下子下面就坐满了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的浴客。 键盘在这不大不小的舞台坐的位置很正点, 向前看,触手可及之处满眼都是抖来抖去的白肉, 向左看,候场的时装队小姑娘们正忙着换行头, 门上的彩色玻璃根本没什么效果, 剪影憧憧,平白生出几分 ** 味道。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午夜109

江湖是跑出来的,所以说为了赚钱跑跑江湖努力做生活是情理之中。 新接了个浴场的活,搭了个草台班子4人编的乐队。 车接车送,据说目的地叫做莘庄北桥镇。 一路上风景变幻,到后来茅屋农田连成片, 送文化下乡也是件很有意义的事情。 到了浴场,琴还没买好。 台上时装队的小姑娘练舞练得正欢,得闲偷睡。 琴买来架上,来自扬州的男主持人阿原要唱歌了。 “大地飞鸽”? “小背篓”? “乾隆下江南”? 鼓手和贝司、吉他吃吃的笑, “去问我们键盘老师,我们只会英式的,比方英国Coldplay的Yellow。”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午夜108

Yoyo走了,不知何日再见她的艳舞. 晚上做好生活过去,Yuki坐在吧椅上正和Helen,Apple无聊的玩着色盅. 偌大一座别墅,楼上楼下半个客人也没有,蜡烛也不见,黑漆漆的有些怕人. 每年二三四月份这行业的淡季总是空荡荡的泛着死气, 散了再聚,聚了又散。 Yuki大笑着说我来的正好,等下一道去夜宵, 原来这竟是她最后一夜上班,赶明个也不做啦. 问她接下来去做什么,Yuki咣的给了我一拳, 啥也不干,还没想好! 我们的公关都戴着港姐一样的头饰,这当口没客人, 还是一样要坐到2点钟下班。 Helen把头上的头饰摘下来在一边放着,跟我玩起色盅。 问起怎么不见Qiqi,Helen微露难色, 她爸爸没了,她回家去啦。 Helen和Qiqi都是四川宜宾人。 与酒量差但胜在有酒胆的Yuki不同, Helen长的有些勉强,宽宽的脸孔一嘟嘟的肉, 即便穿得再性感,劝酒的时候总让人提不起兴致。 明天白天我还要上班呢,所以等会儿别叫我喝太多酒哦, Helen用头撞了撞在那边跳艳舞自娱自乐的Yuki。 Helen白天在陕西南路巨鹿路的一家高尔夫球具专卖店做店员, 做一休一,一个月一千来块钱的工资,每个月还要花上100块钱买报纸杂志来看, 周三买申江,周四买南方周末,周五买东方早报,剩下的钱贡献给新报之类。 Qiqi已经辞工,工钱结到这个月底。 我做到3月底也不做了,22岁的Helen有些怅然, 然后去旅游一下,再报个班读读,学点东西。 Yuki在Yoyo走之前和她学了几个姿势,这会儿敞开了来演给大家看。 在Yoyo跳过的台子上,在Yoyo扮金丝雀的笼子里, Yuki妖媚婉转,便只那几个动作也足以跳得人心旌摇荡。 好不容易熬到2点钟,收拾停当, 出门和Helen,Apple叫了辆差头去愚园路镇宁路的福园吃饭。 那福园有一道冰糖河鳗极是美味。 司机架着车呼啸在延安西路的霓虹灯影里,车载收音机里的电台DJ莫名其妙的放着国际歌。 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 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 忽然间前座Helen开始轻声低唱,范玮琪版的《那些花儿》。 这啦啦啦啦的女声在这片威武雄壮的歌声里杂糅着, 沉沉的夜色竟一下子水样温柔起来。 想起前几日Elyn的事情,再不象先前那般在意。 痴心情常贱,离离合合都是劫数。 罢了。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午夜107

午夜3点,从白楼3楼下来嘘嘘。 意外见到Yuki和Yoyo从楼上下来。 啊呀,你怎么还没走? Yuki戴了顶棒球帽子,扎着马尾无比水灵的站在那里, 顿时连昏黄暧昧的灯光都忽然不自然起来。 因为西门杨那个港人还在吃酒。 我借嘘嘘的机会下得楼来,可不想再回去陪他唱歌了。 我们伟大的肚皮舞演员,每天晚上跳5节 每节15分钟的Yoyo同志挺着亘古不变的大眼袋, 拉着Yuki突然对我说, “我15号就不做了。” 刚才还看她情深意浓的坐在一个貌似黄秋生的上海男人怀里陪他唱真的好想你。 刚才还看她在他身边弯着身体张开双腿大跳辣身舞。 去结婚,她看也不看我,仿佛料到下面的问话。 我啊的叫了一声,嫁谁啊就是刚才那个黄秋生? 得,可别提他有多恶心了。几乎是异口同声,Yuki和Yoyo叫道。 Yoyo要嫁的是个DJ,放放音乐而不是打碟的那种,原来到底还是脱不开这个圈子。 白天的工作我还是做不来,27岁的Yoyo皱着眉说道。 ――我要马上把孩子生好,然后赶紧继续出来跳。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午夜106

Yao董晚上过来玩, 却赶上Joe病重--迷迷糊糊的连话都说不清--于是电话急召我去救场. 刚认识Yao董的时候,我还刚出道。 这个人几亿身家,年逾五十,半秃着头-- 却皮肤光洁,眉清目秀,貌若婴儿, 除了司机,每次总有不同的一圈女人跟在他身边,从18岁到48岁。 间中偶然有些沈小岑那个时代的成名歌星。 对Yao董而言,我想这唱歌应该是准备活动,喝饱了唱高了回家打打人比黄花瘦炮洗洗睡觉。 我们一帮人从少爷到美眉到琴师到老板也好顺便跟着发点小财打打牙祭。 Yao董可以从最老的革莫道不消魂命歌曲唱到阿杜,可以把同一首歌从D调唱到A调。 Yao董拿了20万包了两排内场前排请朋友看玛丽亚凯莉。 Yao董每次必给琴师600块。 可惜那时我连《西班牙女郎》也不能象一闭眼睛就弹出来,还要想一想。 所以我始终没从他身上捞到多少好处。 今天晚上也是如此。 他唱了仨小时喝了两瓶wolf blass然后一分钱也没给,光知道向我连声说谢谢谢谢。 少爷跑过来俯耳说他要是走的时候不给钱你就叫住他说“Yao董……”。 我终于没好意思腆脸要人民币。 我终于还是讪讪的收摊回家,一文不名。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午夜105

李雅打电话来, 喂我是李雅,钟镇涛演唱会的票你就帮我买四张吧. 180-580随便你选哪一档. 好不好嘛好不好嘛. …… 天可怜见,这次兰心大戏院的super show从姜育恒开始, 我帮她叫人免费来看人家都不要看, 龙飘飘算是勉强开了个头,姜育恒的演出却正赶上春节假期, 有次强拉了一帮小姑娘去看,到了门口连黄牛都感慨, 姜育恒是老男人才看的,你们来看啥? 这次阿B来做秀,第一天首演便惨兮兮的只卖出十几张票. 李雅打电话来让我帮忙叫朋友去看以充场面, "啊呀呀快帮我,今天电视台记者要来拍要来采访,就这么点人可怎么办?" 于是跑来跑去帮她叫人,好不容易从风尚那边挖到两个肯赏光捧钟镇涛的场的美眉. "五十岁的人了,看他在台上哑着嗓子卖力演出,只觉得凄惨."观者无不戚戚. 如此一番冷清,黄安潘越云已经决定不来唱了,后面的档期取消. 阿B唱罢,即将在兰心上档的是小刚,齐秦, 还有我最期待的那一个,童安格.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午夜103

大光明旁边的国际饭店曾经号称远东第一高楼, 2楼里贴的满是设计者邬达克个人收藏的旧照片。 旁边大字标明,禁止拍照。 照片上念念不忘向我们展示当年这大厦雄踞一片小平房中间,傲视跑马地的雄姿。 这跑马地就是而今的人民广场, 工地一样满载着上海人民所谓的希望和明天。 2楼的酒吧里,老板娘总是不安分的跑来跑去。 宫泽纱慧,新老板。 上海人,18岁离沪赴日前跟我一个姓。 明明三十许人,却满脸褶子,貌若老太。 经纪人Tsai老师趴在吧台上跟我嘀咕, 这国际饭店,过年期间只租出去30几间房,那么小的房间还卖六七百块,谁要来住啊?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