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3月 2004

午夜114

3月20日 周末,上海,阴 台商会会长约了周哥喝酒, 依例有刘嘉玲作陪, 依例叫大庄伴奏唱歌。 刘嘉玲关之琳刘嘉琳关之琳刘嘉玲关之琳, 穿花蝴蝶一样每个周末围绕在台湾人身边。 这个星期的上海一下子冷了下来,惊艳的生意也是。 台湾人都回去了,参加“工头”,25号才能陆陆续续回来, 15个包房6个妈咪百来号小姐一下子不情愿的得了闲, “没劲死了,没生意没生意。” 如此周末,只有6个房间来了客人。 更加意外的是, 午夜还没到,大庄就跑了回来。 “大家一起看电视上工头的转播, 本来今晚party的主题就是喝酒庆祝莲占得胜,都盼着三通 --果玟档怎么这么不争气!” 大庄恨恨到切齿,“一下子谁都没心情唱歌,这便散了。” 来大陆做生意的有钱人还是外省人居多, 那些南部的乡民有几个有钱呢? “不行了,下个月我得回去投票,不投不行。”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午夜113

从番禺路的太子公寓迤俪前行,  不过百余米便见得“惊艳”的霓虹招牌。  一样是台湾人的场子,一样用尽金灿灿的颜色装点得富丽堂皇。  进门的时候,  每次都照例要迎接两排美眉的注目礼,  清一色的黛黑吊带裙,  映得边上从东北招来的一众小白脸少爷粉雕玉琢似的可心。  piano bar在进门左转的地方单开那么一间,  淡粉鹅黄靛蓝的吊灯悬在头上,和着暗紫的帷幕,  半卷了帘子在吧台里坐定弹琴。  眼看着门口的小姐排了队走过去又排了队走回来。  排了队走过去又排了队走回来。  和我一样,都是没人要的技术工人。  没有客人的时候兀自唱歌来玩,  润嗓开腔唱一首费玉清的《晚安曲》。  从前有个电台每放完这首歌就说今天的节目到此结束听众朋友们明天再见。  刚开了腔得意于自己珠圆玉润的声音堪比费小哥,  边上吹SAX的金子就慌也似的丢下手里的家伙跃过来,  眯缝着眼睛笑嘻嘻的大叫,  这个怎么可以唱,一唱了他们就都跑啦! 

Posted in 未分类 | 2 Comments

午夜112

约莫五十来岁的Yao董据说眼下已经跻身上海十大首富之列。 他喜眉笑眼的样子倒和沪上的笑星李九松有几分类似。 Yao董每次来唱歌都勒紧了嗓子, 唱一首歌可以横跨整个八度, 从C调唱到G调, 忽悠悠的打个旋子,再高高高高高上去。 只见得他把女伴挤在身后,一双拳头握得紧紧, 腆着肚子拼了命的梗着脖子往上挺, 脸憋得通红,为了唱上去那个高音猛劲向上奋力一跃, “你快回来~~把我的思念带回来” 最高音那个思字咬得驴嘶一般摧心裂胆。 忽然四下里掌声雷动。 身边的女伴满眼嘉许,端起杯白兰地敬上, “Yao董唱的太好啦!” Yao董自己也颇觉得意,脸上的红意还未褪净, 瞪圆了眼睛笑眯眯的喝口少爷递上的白水, 急吼吼的弯了腰向着琴师, “孙楠什么调?这首歌原调是什么??” “Yao董!”作为琴师,让客人满足是最大的义务。 同样眉开眼笑的端起一杯酒和他干掉, “您刚刚唱的比孙楠还高半个调!要不要再来一首?”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