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11月 2004

嫁个有钱人

  曾经有个台湾富商向我抱怨,上海的女孩不厚道。此君历数罪状,其一,双方刚认识就拉着他直奔美美,其二,进了美美只买贵的,不选对的。   对普通女孩来讲,嫁给有钱人就好比当街遇见男人送礼。 送花也是送,送个施华洛世奇的水晶也是送。干脆点,不如当街一辆宝马停在身边,干净漂亮的男人从车里走出来交上钥匙,当事人也乐得坐享旁人艳羡眼光。   有钱人出来玩,约几个名女人陪衬,面子挣得满满,话题也好打开。   原因不过因为女人若是凭自己闯出的事业出名,要么面目可憎,要么人老珠黄。成名要趁早,娱乐圈正是晋身最快的出路。   从前富商喜欢追求女艺人,就象早年间香港富商邢李火原娶了林青霞,朱家鼎娶了钟楚红。   不过现在富商的胃口变了,时兴追求主持人。比起女艺人,主持人学历高,口才好,知性女人带出去总比小演员有面子得多。   二十年娱乐江湖,像林青霞、钟楚红般嫁得幸福美满的到底是少数。男人多金到一定程度,没可能木讷老实。一万对情侣,化得了蝶的可能只有一对。   许多年前的玉女明星叶蕴仪嫁给富商,第一胎时老公还算听话,生了第二胎以后老公开始风流快活。昔日玉女如今离了婚,不单孩子要独力抚养,还要面对前夫跳出来指责她对性事需索无度。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其实是数着你的钞票慢慢变老。嫁个有钱人,刚开头就应该说好不分手。好歹姿色不在的时候,还能捞得一个太太名分。 !@#%^&*()@#%^&*@#%^&*(@#%^&*(!@#%^&*@#%^&*()!@#%^&*(!@#%^&*(@#%^&*@#%^&   《十六岁花季》里的白雪10月2号在金茂酒店嫁了。   吉雪萍嫁的是台湾高冠企业董事长黑幼明的儿子黑立德。祖籍河南荥阳的黑家在台湾黑白两道可是根深蒂固。   黑立德的叔叔黑幼龙是赫赫有名的成功学专家,先后曾任休斯飞机公司总经理、宏基电脑公司副总经理。最要紧的是,他是将卡内基训练引入台湾的第一人,号称“卡内基之王”。 前几年风靡一时的成功学书籍《人性的弱点》就是盗版自他创办的卡内基训练企业。卡内基训练在台湾风靡已有十多年,黑幼龙的企业收入达数亿元人民币。2年前黑幼龙进驻上海,还在科技京城开出了大陆总部,   人称“黑哥”的黑幼明,虽然在大陆的名声没有哥哥黑幼龙这么响亮,在台湾的政界和军界的影响力却大大超过对方。作为台湾数得着的军火商,黑幼明本是军中的采购人员,退伍后才靠着自己在台湾军界的关系搞起军火。早几年美国对台军售,闹出尹清枫命案,黑幼明也因此而被台湾当局因为军售的佣金问题通缉到现在。看起来,这位父亲在儿子的婚宴上说,我对儿子言传身教不够,由来有自。   卖相虽然一般,立升却不小的黑立德,和父亲一比,身家看起来清白得多。这位从小就在加拿大读书的黑家公子,先是在台湾金融业工作,后来又到深圳的麦肯特企业有限公司担任华东华北区总经理。如今黑幼明担任董事长的高冠投资(美国)有限公司搞得有声有色,黑立德也乐得在老爸这里担任总经理。不过高冠公司身份神秘,台湾南投虽然有一家1973年成立的同名制造业企业,年营业额40亿,但与黑家并无关联。   军火商家族的财富,无论怎样猜测都不过分。黑家的实力从1996年黑幼明作为高冠投资的董事长和中国棒球协会签下50年合作协议,由黑家每年投入280万元人民币建立职业棒球联赛可见一斑——尽管很快,国家体委因为棒球联赛的前景并不看好,取消了与黑幼明的合作。事实上,黑幼明父子本身还在担任台湾“中国棒球协会”职业棒球委员会的董事长和总经理。有父亲打拼出来天下,只需要培养一个有投资头脑的儿子就可以做大家族资产,黑幼明的算盘打得精刮到位。   从1997年算起,吉雪萍和黑立德交往了7年,如今也成了外省新娘。当年《十六岁花季》里人各天涯,最有钱的大概是剧中的“韩小乐”战士强。工艺美术学校出身的战士强从狱中出来,如今开了广告公司,投资引进韩国动画片,也算是修成正果。   男人的路每多艰辛。有个好爸爸,少奋斗50年这话当真有点道理。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 , , | Leave a comment

我唱的不够动人

l夜半电话过来, 说要听我唱歌。 便唱给他听。 他竟记得那时我唱的是信仰。 我想或许是虫儿飞。 大学第一天,我怯生生站在讲堂上, 唱着那首歌,权当自我介绍。 而今他终于要f2飞走。 于是我暗地里很庆幸又少了桩心事。 他很嫉妒同住的人夜半有伴带得回, 我说,飞吧,领证的那个是你一生的爱。

Posted in 未分类 | 12 Comments

午夜143

l小姐拖着行李走进702房间的时候,我们已经等了她许久。 一见面就抱怨起wkm。 那个烂人听说我来深圳,死活磨着我要我采访他, l小姐拄着包站在那里,一肚子的不忿喷薄欲出。 咦,dl说,他也这么缠我,还有,那个xbs通篇水货,我们还约他的专栏。 l小姐换了个姿势,舒舒服服地哼了一声, wkm早就被zd解聘了,老早xxx上揭露得多凶。 半晌,忽然又冒出一句,lll也是个下流胚。 lll事件从头到尾都是ppp搞出的年度大戏, 整个2004年的台前幕后,林小姐倒是全程参与。 我接机的时候给他订了马勒别墅的大床房,l小姐说道, 他拿着电话就讲,洗了吗,没洗到我这来洗。 一边的深圳人嘿嘿的笑,跟上一句,他老婆孩子都在美国,这也正常。 可是关键,l小姐急着说, lll到了要上台的时候还在盯着我们问,“x万块出场费什么时候给我?” lll上海献演x次,卷走xx万。 每一次都是一出秀,指摘jjj这样通过管理层收购达到中饱私囊的人物。 这样一个的唐吉诃德,在挑起了经济学界的口水战后,一个月前却突然谢幕。 他就是出来要钱的,l小姐口气坚决, 当初ddd给他钱让他封口,给得少了他不干。这次骂ggg,收够钱就不骂。 lll临上台的时候要出场费不得,回头急忙去寻l小姐, 我这么条领带怎么上得了场?起码得给我买条一千多块的领带。 l小姐的声音忽然现出酸楚, “一千多块对我们小记者来说可是巨款, 赶紧一层层报上去,头儿说,买给他。” 于是,皆大欢喜的大戏终于开了幕,lll一夜走红。 眼看着经济学家开始辩论,国有大型企业管理层收购的道路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象一个按了门铃就跑的孩子,按完了就走人。 名气出来了,电视节目也上了档。 l小姐一屁股坐进床里,上海的最后一点郁闷扑的一下化进南中国的空气。 “他说他自己觉得一点也不好玩:支持我的全是左派,反对我的都是笨蛋。” 忽然满室沉默。有人吭了一声, 那你还是得继续写,人家说了,记者就是太监,什么都得替皇上急。 无论干湿。

Posted in 未分类 | 14 Comments

午夜142

出门到机场,时候却不早。 虹桥路上的霓虹已经桥一样延得不见踪影。 车开过程家桥,忽然有桂花的甜香从窗外飘进, 竟然又是中秋。 和空姐对坐,相面相了一路。 座边的女子从上了飞机就盖着毛毯熟睡,将到北京的时候却醒转。 我想到窗边看看月亮。她忽然冲空姐笑笑。 我也扭头向了舷窗。任月亮在身边沉默。 同看这个中秋的明月。 我在天上,你在地上。

Posted in 未分类 | 5 Comments

深圳

朱广沪很好,荔园的胜记很好。 我搬了两次家。都住702号房。

Posted in 未分类 | 4 Comments

小玉

想起陈德彰和周慧敏的旧闻,一并想起霍小玉。 sj问我小玉是谁,我却说是捅了毛宁一刀的那个靓仔。 北京的夜里,就这么顶着肿的眼,在东四贴着墙根溜达。 马路对面一排人贴着黑漆漆的墙根站在一样黑漆漆的夜里,守着那半张月亮。 好奇心起,过去一问,为首的一个说是放鸽子。 5块钱一只赌谁的鸽子先飞回来。 陈德彰不知所终,黄耀光不知所终,鸽子也不知所终。 只有霍小玉到底拣回了檀郎。

Posted in 未分类 |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