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2月 2005

午夜147

中老年朋友为什么喜欢到夜场来玩? 喻可欣的老妈为我们回答了这个问题。 喻妈好歹也是六十几岁的人了, 一说起自己在红包场被少爷美眉前呼后拥的经历,竟扭捏得好似少女。 她比较享受众星拱月的感觉嘛,喻可欣说道, “妈妈见谁都发红包,每人发两三百块。” 老妈忽然发了急—— “每人都有,大家快乐嘛。” “每天花个几千块,就可以博得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很舒服,你知道吗。 喻妈吐了吐舌头,面有得色。 上海夜场里的生活与台北别无二致,只不过发红包的换了名字。 台湾客人未必都象喻妈一样夜夜豪气冲天,可也不至于坏了每次一两百块的规矩。 香港人挣钱辛苦,本来倒也抠门,大概跟台湾人玩得多了,起码有样学样。 倒是本地客人悭吝惯了,背地里被人骂作坑子。 其实一旦进场,宁做凯子勿做坑子, 古天乐每次来玩,小费人人一千,几年后都有人念着他的好。 倒是吴宗宪表面上斯文得体,转过身骚劲大发,每趟玩玩美眉喝喝大酒, 从来分文不付。

Posted in 未分类 | 23 Comments

新年快乐

如果可以在24岁的春天里死去, 是不是, 是不是就可以永远在你童年的月光下歌唱。

Posted in 未分类 | 12 Comments

午夜146

春运, 上海火车站南广场。 从卖馅饼的到卖汉堡的 从卖稀粥的到卖水饺的 每一家饭馆里面都堂而皇之地打着大牌子, 红底白字, 一模一样地写着: 本店不出售火车票!

Posted in 未分类 | 1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