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3月 2005

师太

我要去见一个灵性很高的师太。 她住在上海郊外, 她一个人种菜。

Posted in 未分类 | 30 Comments

午夜148

Donna坐在我对面,表情木然, 看定我,抿掉一口可乐,忽然趴低了在桌上,吭也不吭。 晚上来的那个Aven只喝啤酒,还非得让她吹掉三瓶喇叭。 Donna独个去坐他的台,只得喝了。 这么一来,加上在前面串的两张台子喝过的红酒, 眼见得她双眼血红,直晕大浪。 也难怪,一连四天没钱赚,好不容易今天有两桌客人, 却吃不消另外一桌那个从香港过来,给统一拍广告的摄影师。 那个爆炸头一进了门就讲好, 小姐叫两个,小费打五折。 钱少,也只好坐。 仙霞路这两天改成了单行道,所有的夜宵店生意却依旧超好。 吃好了烧烤出来,Donna的男人夹着小包在马路当中迈开四方步。 Donna推推攘攘地跟在后面。 男人忽然停住回了头,笑嘻嘻地向Donna指向路边一辆停着的警车, “想吃两天太平饭吗?砸了它就好了。”

Posted in 未分类 | 12 Comments

林忆莲:再见PUPPY LOVE

  1952年,张爱玲离开上海去香港的时候被人见到。检查行李的干部后来说,这人的面相很老实。   这件事流传到今天显然已经成了笑话。张爱玲脸孔冷峭,怎么看都是一副薄情眉眼,虽然祖籍河北,分明却端了十足的上海女人架子。若不笑,林忆莲倒真和她有几分仿佛。可一旦笑开,桃花忽然倾泻下来,哪里称得上老实。既然是贪才的女人,离婚的命数自然一早注定。      林忆莲和李宗盛签字离婚九个多月,这两天忽然接连爆出各自绯闻。一边是死活不承认的李宗盛,一边是大大方方表示自己与20年前的旧男友陈辉虹重拾Puppy Love的林忆莲。林16岁高中未毕业,就在商业二台兼职DJ和陈辉虹共事。在同18岁上下的林忆莲发生过短暂恋情之后,陈成了她的“契哥”。未及两年,林发第一张唱片,又和帮自己制作头张唱片的监制冯镜辉走到了一起。桃花过处,陈辉虹、冯镜辉、许愿、Dick Lee,李宗盛,每个男友都在专辑里帮她写过歌,每个男友都曾经帮助她把事业推前一步——这甚至还不算那个始终因为脸型肥胖而自卑,总被她嘲笑长得象鱼的可怜人,“万年知己”伦永亮。      挑选爱人其实和买东西差不多,越多选择越容易三心二意。林忆莲一路走来,眉眼再刻薄,也掩不住一把好声音对才子们的诱惑。      伦永亮从来都称赞林是他心目中最靓的女性。李宗盛初听她唱歌,感动到浑身直起鸡皮疙瘩。买东西挑挑拣拣过后,最后往往明白第一眼看中的才是最好。不意外,她一早留下伏笔,从情人堆里的存货中间挑出一个干哥哥拍拖,人品相貌无一不是上上之选。      话说回来,若这女人只贪才,陈辉虹、许愿、李宗盛,哪个才学最高?      李宗盛自不必讲,陈辉虹是商台的资深DJ,写过曲谱过词,偶然还到《堕落天使》这样的电影里客串客串。许愿是资深音乐人,一手为林忆莲开创她的香港全盛时期,前妻尚且是李丽珍这样的尤物——可是才力到了金牛座眼里,也许真及不上财力有用。许愿在RnB时代找不到感觉,想学人做生意又蚀了老本,经济状况清汤寡水;李宗盛更是好几年没银子入帐,连开演唱会都得找老友搭档买一送一还未必卖得出票房。      相反,陈辉虹在黄柏高推荐下,跳槽到EMI,已经做了三年的亚太总裁,之前又当过网络公司老板,说得上有型有款有银子。绯闻出街,大方回应,“大家对好多事的法和体会都有共鸣,再拍拖感觉好舒服。”就好像在电影《江湖告急》里面,他客串江湖老大身边的律师。人人当他混日子,他却背地里爱好收藏扑克牌里的小丑,象小丑置身牌局之外一样低调而傲然。末了,千帆过尽皆不是,数风流人物,还得看他。      说到Puppy Love,张卫健的大银幕处男作就叫这个名字,算是当年的邵氏校园爱情片。主题歌是女主角林姗姗和陈百强合唱的《再见Puppy Love》,屡屡还被黄耀明翻唱。转眼将近20年过去,当初的鬼马高中生照旧疯疯癫癫在舞台上扮演少年,配戏的女星林姗姗却早就老得不能做偶像,跑去做职业经理人,甚至捧出了一个郑伊健。      同样是女人,林忆莲兜兜转转回到Puppy Love面前,江湖地位却远远高过她们相爱的当年。她该为18岁时的分手庆幸:在不断的分手牵手之间,她像个接力棒一样在这些男人们的手上传来传去,陪着他们走过各自最光辉的岁月,始终不曾跌落谷底。行万里路,历百样男人,同样是上海小姑娘,连以刻薄著称的张爱玲也终于被她打败。

Posted in 未分类 | 26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