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4月 2005

三水

在佛山下辖的三水,最便当的交通工具是摩托车。 几乎遇见的每个摩的司机都见过张海。 “不光是电视上见,总是看着他踢球啊。” 几乎每个摩的司机都相信,牵起萝卜带起泥,背后能牵出一长串有问题的地方官半夜凉初透员。 健力宝总部所在的马路对面,站着的一栋灰黝黝的54层烂尾楼,4月初刚刚卖掉。 当地人叫它四通大厦,理由是四面通风。 烂在那儿十多年了,一个司机说。 这个名为国际金融中心的项目是十年前某任市委帘卷西风书记儿子的功劳。 作为三水中行行有暗香盈袖长,市委帘卷西风书记的儿子从这个项目里捞了3000万, “现在跑到了国外。” google儿子,没有半点痕迹。google老子,只有一次1993年的讲话整理。 可怜张海,生在连佛山无影脚也不管用的网络时代。

Posted in 未分类 | 128 Comments

午夜149

小盘的店里一向人潮汹涌得厉害。 每次想去看他的时候,总因为人多而打了退堂鼓。 从舒适堡健身出来跑到吴中路, 隔着他那家店五十米开外,特意叫了二十根羊肉串预备呆会儿见了面乐呵乐呵。 酒,喝客人的就可以。 有的人叫了美眉左右在侧却苦于找不到话题,万一美眉不胜酒力, 最盼的其实就是琴师陪着他喝酒。 小盘难得偷闲在我边上坐下,任周围借酒耍疯的男女汤锅一样的沸。 他现在每天睡到11点,下午起来去闵行新开的公园划船喝茶,再跑去七宝老街吃吃点心, “六毛钱一只,你吃十个才六块!” 于是说到后来,话题依旧无非是拉我回头弹琴。 碰巧他转过头,Coco自他身后递了羊肉串进来。 酒池肉林里穿过,那羊肉串径自莹莹透着‘快来吃我’的油亮。 小盘摸出五串拿在手上,欠了欠身,冲我咧咧嘴。 “我拿过去拍拍Tony哥马屁。” 我因了这句话忽然很郁闷。 还好可以不必再做piano bar的琴师。 也许。

Posted in 未分类 | 28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