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5月 2005

午夜150

就你这德性,哪个跟你继续混? 小邢狠命骂完这句便蜷进沙发。 眼角飘过来,写的满是凛然。 其实这个哈尔滨女人早和我说过,她从来上海那天起就没打算过回去, 若不是跟光头余吵了这场架。 光头余是道地的上海老娘舅,一早混进台湾人圈子当起买办。 从台湾人口里的干部做起,几年里混成合伙人,独力挑起这个场子。 不意外。 台湾人开店仁义当头:不养公关,不留妈咪, 便当外卖,请君自带。 如此在上海做生意,若揽不到够分量的台湾同乡撑台面, 只怕没几单本地客人会光顾。 所幸有光头余,因为他人头够熟。 比方小邢。别看生过孩子,已然肉驰。 估摸着在KTV大店里讨不到生计,索性跟了这老娘舅, 顶着他女朋友的名号,兼作外卖生意。 嘴架的由头简单得很。 无非光头余抽多了台费,小邢心下不快, 一口恶气闷得久了,难免发几句牢骚。 哼。 光头余叫少爷拿了点客人存着的老酒,自顾自倒上一杯。 俩人背靠背坐在沙发里暗耗, 我瞟瞟小邢,只恨半路被卷进这无名火里,半晌只作不得声。 你等着。 小邢凑到我边上摸烟灰缸,突然直起嗓子冲沙发背后的人嚷嚷。 外面鸭子多了,我哪天非得叫两个赚回本。 光头余吭也不吭,捏了杯子起身便走。 小邢见男人不以为意,忽然有些没趣。 难得未及两点,客人已经散尽, 桌椅间闪曳的烛火竟有些惶然。 默坐片刻,她忽的暴扯过身下的抱枕搂进怀里,低声冲我抱怨, 切,我要是真舍得去花那个钱才是神经病!

Posted in 未分类 | 5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