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6月 2005

你兴奋了吗

  半夜上网,几乎每个人都推荐我去看一档叫做“超级女声”的节目,他们说里面有个红衣教主,里面有个唱得超好的女生叫周笔畅。评委柯以敏当着广大电视观众的面说,周笔畅你拯救了流行乐坛。   这是一个疯狂的全球化时代,当流行乐坛需要周笔畅来拯救。约摸二十年前,当我守着一台14寸的SONY彩电跟爸妈一道看青年歌手大奖赛的时候,参赛选手还没有观众没有话筒,亮完嗓子以后就单等着评审团“去掉一个最高分”“去掉一个最低分”。我们一家三口坐在电视机前面一个劲儿愣神,怎么全都是谷建芬的学生?好象是董文华,站在台上说,谷老师告诉我们,唱歌最重要的是把字咬清。   那个守在电视前等着评委打分的小孩如今已经奔三,所有民族的传统的审美都在21世纪被电视节目彻底 ** 。超级女声的编导为了收视,不惜把美好的东西撕给人看,这才有了步步为营始终淘汰不掉的红衣教主。观众再怎么为这个董事长参赛的勇气叫好,暗地里还是隐隐然想看她出笑话。对于普遍审美起点不高的广大观众来说,看光芒万丈的明星参加电视游戏已经不够新鲜,最好下一个出场的就是他隔壁的阿猫阿狗。   显然,超级女声力图弘扬的是娱乐精神而不是主旋律。关于这点,胡吗个知道,科尔沁夫知道,柯以敏知道,顺子也知道。所以面对周笔畅这样的选手,被海选的K歌游戏折磨疯了的柯以敏会象甲亢了一样放言,夸她拯救了流行乐坛。而事实上,周笔畅除了感情满满,技巧上可以打磨的地方还相当之多,她只是比长沙空气里绕梁三月的跑调版张韶涵,破音版张惠妹好上那么一点。指甲大的这么一小撮精华,就足以让评委和观众忘记此前的一切苦楚,兴奋地流着眼泪冲上去,感谢他们拯救了女声拯救了耳朵。   华娱台有个节目叫夜来女人香,几个女人坐在屏幕前面接听感情电话,基本就是以前午夜广播的电视版。能够让我亲眼看着美女接听那些充斥着变半夜凉初透态离奇的爱情的午夜电话,远比单听着午夜广播里面主持人的劈头棒喝来劲。如果这个时代的娱乐节目只满足于用各种刺激挑战观众的底线,我承认,我兴奋了。那么你呢?

Posted in 未分类 | 99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