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7月 2005

秀场文化

  前些日子台湾的新党来内地访问,党魁十分不爽,原因是被林志玲抢了风头。本来跟着新党来北京采访的台湾媒体,一听说林志玲堕马伤了美胸,立刻聚集到了大连。台湾媒体对自己把握新闻的能力相当满意,甚至嘲弄内地,“中央电视台和大连电视台对林志玲堕马一点反应都没有,可见大陆的电视台多么落后。”      其实还是有反应。据说林志玲落马的真正原因是那匹马听到了林志玲开口讲话,嗲得它抖了一抖。连内地的马都对林志玲有生理反应,何况民众和媒体。东方卫视和辽宁电视台都选择了在新闻时段,而不是娱乐时段报道此事,这还嫌反应慢?   很多人不承认台湾的电视文化畸形发展,认为够贱才够娱乐。《康熙来了》制作人之一吴慧君解释,“我觉得应该是台湾文化变化太大,让他们太震撼!”   变化远非今日始。把犯贱进行到底,从胡瓜张菲这拨餐厅秀场里走出的电视主持人开始,就在日本的变半夜凉初透态唯美观影响下热闹非凡。“内衣秀”、“泳装秀”、“薄纱秀”、“透明秀”、“穿帮秀”、“木瓜秀”、“牛肉秀”、“畸人秀”、“人妖秀”、“夏威夷草裙秀”、“洋妞 ** 秀”,这些到了内地只能在夜薄雾浓云愁永昼总会演出的节目和段子,一夜间通过电视节目获得了更广泛的传播渠道,影响了整代台湾人。   象小S吴宗宪这样的所谓“谐星”,前辈得数1970年代末一个叫许不了的台籍演员。然而过世多年的许不了没有料到的是,这些后辈谐星的话题上至林志玲的胸部,下至河莉秀的下身,几乎无所不谈。王莫道不消魂刚骂完《康熙来了》没多久,黄磊刚刚又在《康熙来了》里拒绝用闽南话表演“人间四月天”里的段子,大堕小S威风。内地的明星得顾忌着自己对家里长幼的影响,理所当然会拒绝夜薄雾浓云愁永昼总会级别的演出,只有《艺术人生》才能叫他们觉得功德圆满。   秀场文化影响下的台湾屏幕,还好没有彻底沦落为低级夜薄雾浓云愁永昼总会的狂欢。吴宗宪在节目里找来的临时演员“如花”固然丑得令人发指,好歹花无千日红,热闹过后也退了场。全台湾追捧林志玲胸部受伤,总好过内地媒体连日追访芙蓉姐姐电梯挨打。   费玉清倒是有首歌叫做《忆芙蓉》,唱的是“花影动,忆芙蓉,手相携,结伴行”这样的古典情怀,不象内地媒体天天把玩芙蓉姐姐还不够,甚至赶紧发掘菊花姐姐芙蓉哥哥以飨读者。可惜这种比夜薄雾浓云愁永昼总会还要低级的娱乐大秀闹到后来,激烈到让人避无可避。不管怎样,一脱到底未必就贱得出真精彩,将脱未脱才够味。

Posted in 未分类 | 30 Comments

我是跑龙套的,不要叫我死跑龙套的

  1993年,《白发魔女传》上映,很快便凭着张国荣和林青霞的票房号召力大热。在这部阴冷沉郁的片子里,有一个雌雄同体阴阳怪气的大反派姬无双。吴镇宇拿到了这个角色,不惜全裸出镜。这一年,他跟同在TVB混了八东篱把酒黄昏后九年也没出头的兄弟刘青云一道跳将出来,开始自己的电影岁月。当然,他终于红了。   从平民到红牌,影帝也没本事一步登天。罗嘉良1984年入无线,跑了12年龙套才在《天地男儿》里让人记住名字,又花了4年才混成一哥。看旧戏最大的乐趣其实在于发掘熟悉的面孔。看到今日的大牌在戏里扮小厮,仿若遇见老友,大笑三声,原来你从前不过如此!   能够娱乐凡人的,无非是些比他们更加轻贱的人。所以,我们爱看周星驰吃屎,爱看刘青云扮痴。吴君如1983年从无线艺员训练班毕业的时候就知道,既然自己不够靓女,倒不如出乖扮丑尚可博人一笑。从老鸨演到妓女,天幸她也成了影后。   人生境遇和摄影棚不过大同小异。在罗嘉良的剧集《难兄难弟》里,罗嘉良演的李奇眼睁睁看着兄弟吴镇宇大红大紫,自己却只能把龙套进行到底。其实那部戏片头,主题歌的歌词一早便已话破结局,“从前从前如梦去,太多的不堪记。”恍惚里,青春总是失去莫名。

Posted in 未分类 | 5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