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8月 2005

我幻想看到…

我幻想看到李宇春上康熙来了。 幻想看到她未来将遇到怎样的恋人。 我幻想看到20年后超级女声聚首艺术人生, 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谁谁谁对着黑楠说, 黑老师,别来无恙。 我幻想看到李宇春跟周笔畅的歌迷或者李宇春跟张靓影的歌迷, 在演唱会上,在记者会上象哥哥跟校长一样的两派决斗,一斗就是20年。 我幻想看到超级女声成了80后90前这代人的青春回忆, 十年后或者二十年后满地的文艺青年借怀念超级女声悼念青春绝人比黄花瘦版。 然而年年都会有春节,如果年年都在春晚一样的高潮里收尾。。。 我想我大概只能唱一首那些花儿。。。 在20年后的某个秋天。。。的午后。。。象个文艺青年一样为她们的败落假装神伤。

Posted in 未分类 | 41 Comments

梨园

兖州豫剧团的大门上挂着巨大的招牌。 亮黄的底子,“梨园洗浴”。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午夜151

明天就要回沪,想想我出差不在家的日子里,倒发生了好多事儿。 比方麦莎上海云雨,比方我暴露了奶粉身份, 比方zw跟竹联帮老大小儿子傅豪打了架。 zw掌没掌掴男人不知道,据说是掴了,但是和《壹周刊》有出入。 从前的各位竹联老大各自凋零,如今大半是年轻一代的天下。 打架的那个地方名头上是会所,其实不过是建国路陕西南路的K房。 被曝光的一伙人里面,这个小儿子傅豪好象刚从上海大学毕业。 可怜他老爸这两个儿子,另一个接棒雷堂堂主的傅强也一直没少进警局。 往昔但凡我在上海遇见雷堂风堂的人,好奇之下, 总有旁的好心人拉我到一边,悄言心得, "笑笑就是。。。别多话。。。" 慢慢江湖离得远了,宝马美人的事迹便都依稀成了神话。

Posted in 未分类 | 34 Comments

悼念叶一茜

当担任大众评委的女人们鱼贯上台,给姐弟恋一样的黄雅莉和叶一茜投票的时候, 我的心凉了。 一想到那么多老男人或者不会发短信,或者因为男性的矜持而不去凑热闹发短信, 我的心凉了。 女人有超女看,男人有世界杯看。 难道你能想象世界杯上,被淘汰的足球队做冠军赛的裁判吗。。。 叶一茜是真女人,李宇春是根嫩黄瓜。 黑楠捂了下脸,估计连他也有点撑不住。 叶美女不在了,冒着被天下人骂死的危险, 我还是决定在这里,怀念她。

Posted in 未分类 | 4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