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9月 2005

午夜152

唱到一点,忽然倦意大作, 翘了脚在沙发里蜷着等下班,身侧忽见人影闪动。 待他坐下看真切了,却是这家店的老板。 这几日只见他忙于自家的官司,歌也很少唱。 十年前的一桩讼案到了沉冤得雪,眼看就可以东山再起的当口,却被律师暗地里反咬。 晚上律师过来开了瓶VSOP,亦要他签单。 对方狮子大开口,官司打赢要回来的钱,要跟他一人一半。 7000万,分一半就是3500万。 耳边传来哀叹,好啊,他做我一单,下半生都不要做了。 老实讲,认识他一晃五年,印象真正转变倒还在最近。 从前见他摇尾人前,每多不齿。 最深的一则镜头,是他跟在另一福布斯巨富身侧,半跪在地上替对方点烟。 隐约听到些传言,说他也曾比对方有钱得多,却耽于玩乐,一夕潦倒竟致千金散尽。 时至今日方知当年大概。 十年前,兄弟二人做企业,他那弟弟被人骗签担保—— 一夜间被当地银行查封了所有土地房屋,其时已值2亿的财产迅即乌有。 穷途金尽,朋友凑了几千块给他作路费回沪。 他上诉经年,却直到十年后才找对了律师搞定了关系,告到最高法院翻了案。 知道吗,人民日报都报了。 VSOP下肚,他忽然有些得意。 这些年来他委身求全,眼睁睁看着当初远不如他的人一个个都成了福布斯富豪。 当年初闻他的窘况,只觉平日里他对待其余富豪的态度,每每肉麻到可笑,现在想起只觉惊心。 他也有想过自杀,经人劝了,又觉得自28层高楼轻轻一跃,不过在报纸上泛起几个涟漪。 好歹熬到今天,总算有机会拿回来点翻身的钱。 忍得胯下辱,才是真男人。眼前的这个真男人干掉杯中的酒,抿着嘴冲我笑。 他虽离四十岁已不远,眼波流转之间,却依稀顽童神色。 真让人有些嫉妒。 难得这天上地下起落过的精彩,直可享得一世。 记在这里,是因为刚才突然想起,五年前和他的初遇。 那一夜,他坚持要我弹邓丽君的《假如我是真的》来听。 看着他坐在下面听得摇头晃脑,我不住在心里偷笑, 笑他作态夸张,俗不可耐。惟独他对这歌的喜欢却投了我的胃口。 假如流水能回头,请你带我走, 假如流水能接受,不再烦忧。 至少我觉得,喜欢这首歌的人,总有未泯的纯洁。

Posted in 未分类 | 49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