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1月 2006

午夜153

何姐穿了件紧身背心,有一搭没一搭地翻拣着歌词。 一柱胖身子鼓涨得象个鱼膘, 腰里的短裤也露了个角,绷得将将爆掉。 台下笑着叫着的,是与她同来的客人。 她身边的陆老板攥着话筒,也咚咚咚地顿起脚。 “两只蝴蝶!”有人薄雾浓云愁永昼大叫。 二十年唱过,从徐小凤唱到孙燕姿,直唱到自己夜夜都犯倦。 何姐眼皮抬也不抬,“那就这个。” 嗓子破得竟要滴出血来。 这半个月,股东闹了别扭,客人每见得少。 下了台子,她叹上口气,血盆大口里转眼又叼起根中南海, “陆老板,喝酒喝酒。”

Posted in 未分类 | 31 Comments

金华

走在金华烟雨蒙蒙的街头, 小姐倚门而笑,门边的架子上荡着本地土制的火腿. “进来呀,玩玩, 进来呀,玩玩。” 这里的信托公司倒了台, 群众所能作出的本能反应,只是索债。 老头老太们木讷地捧了当初被银行拉去,莫名签下的转让协议,在街道里登记了债权出来, 一份份曾被寄予厚望的棺材本,到此都成了水月镜花。 个别听说过银监会存在的,晓得要去中央告。 更多的,捂住了自家的名姓和地址,把我聚在中心,亮出协议给我看, 一个中年汉子挤不进来,只能打人墙外面掂起脚,吊高着喉咙,一耸一耸地冲圈里大吼, 包青天呢?李金华呢? 政府跟银行还能不能相信?

Posted in 未分类 | 2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