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4月 2007

花季未了

    女人什么时候开始变老?这几乎是最让女人伤感的问题之一。        25岁时候的你,还是青春少艾,刚刚从大学校园里出来,皎白得象是滴着露珠的百合。对工作,逢人就扮谦虚谨慎后学上进,对爱情,2月14日总能收到超过两束的玫瑰,张张小纸片上都是谄媚谦恭的署名,“你的Valentine”。 下了班,跑去和大学时的他在淮海路时代广场约会。他也不过还是Trainee,为了攒钱买房,连葡京的茶餐厅也嫌太贵,只舍得请你吃两只蛋塔,然后和你象在学校一样牵着手到楼上的影院看一出最新季的《哈利·波特》。看完出来,你刚刚经历了一场黑暗中的耳鬓厮磨,和他都微红着脸,忽然倒有点婉约含羞的样子。 30岁,早不是初承雨露的年龄,连常用的那个牌子的美白精华露都因为皮肤质量,被迫换了一个档位。姐妹们大半结了婚,见面的话题无非是男人买了宝马的三系还是七系。那个陪你看哈利波特的男人早就被公司调去了英国或者新加坡,你孑身参加小姐妹们的婚礼,逗弄着朋友们的子女,默默地一个人开车回家,路上接到哈巴狗一般小男友的电话,向你推荐一家湖南路新开的法莫道不消魂国餐厅,约你周末陪他和一班小朋友去静安寺的钱柜唱K。他小你将近十岁,有大把花不完的青春和爱情。挂下电话,你莫名竟有些被施舍的感觉。        没办法,为了谋生和事业,30岁的你只能选择追求上进,在男人的世界里一边冲杀,一边衰老。不再是含苞待放的花朵,不再会满世界地收集Hello Kitty,象是穿着PRADA的小魔头,内心充满了无限的荒凉。        不过也用不着太在意。只要西风压不倒东风,睾丸酮没有压过雌激素,你最美的样子还会维持住起码十年。25岁的生理曲线一路向下,捱到后来才能平稳无波。年轻时的美丽,不过放纵而荒唐,30岁时才知道什么该珍惜,什么该享受。起码时代流转,好戏还在后头。如今不但不至于30岁美人白头,就是到了50岁,也可以有梅丽尔斯特里普的老尚风流。 25岁的时候,记得让那个同校毕业的小男生陪你,拍一辑个人的写真留念。这样,到了30岁的某个午后,可以在下午茶时间里,坐在自己挣来的宽大的客厅里一页页翻开来欣赏。虽然照片里没有他的身影,却可以在你的微笑里看到纯真的热望。 那是你最最纯净的岁月,会为可爱的东西欢喜雀跃,会为漂亮的男人羞红脸颊。更不用说你的样貌身材,当年均甄一流。不象30岁的现在,除了心态一流,古井不波,肥臀下的大腿内侧,随手都捏得到橘子皮一样的皱纹。                                                                                                                                    

Posted in 未分类 | 11 Comments

爱国者

中国女人跟外国男人搞在一块儿 大半是打着学习语言的借口。 某师妹前阵子去了法莫道不消魂国,读书。 打落地开始就不停遭遇各色搭讪人等, 比方天天在电话亭外守侯尾随的外国怪叔叔, 比方浪荡街头的东欧少年。 没几天,当街遇到个小她将近十岁的罗马尼亚男孩,当街对她说,做我的女人。 师妹心动,又不敢行动。 她希望自己很自重,不能随便和外国男人上帘卷西风床。 毕竟国内的男朋友还没分手,不能让外国男人觉得,中国女人好上手,很轻浮。 打了学习语言的借口,一起在城堡下看月亮,一起在家里做寿司,一起在包饺子。 上周五,上了床。国内的男人就这么玩了完。 不过师妹还是很怅然。 毕竟语言关没过,爱国心常在。 据说在床上,她还是一把抓住了罗马尼亚男的胸毛大叫, 这个,法语怎么说?

Posted in 未分类 | 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