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11月 2007

专业歌手

piano bar这种生意,和KTV不同。 KTV都是封闭包房, piano bar则是半开放式, 一个人唱歌,整家店里的客人都听得见。 最烦专业歌手。 基本都是半老徐娘, 基本都在本埠的歌舞团或者歌剧院工作。 基本都烫着八十年代《上海服饰》上的大波浪, 白天跟着组织,到街道给工人农民做完慈善秀, 夜里厢结伴出来伴着豪客喝酒。 但凡叫其窜到台子上来, 清一色的民歌范儿,不连唱上十首绝不罢休。 个个面有得色挤挤挨挨地抢着话筒卖弄专业, 从腾格尔唱到韩红,从我爱你中国唱到青藏高原, 惟恐自己的高音high不翻屋顶, 靡黄的光影下面,映着狗尿一样的威士忌。 如此一番折腾下来,别的客人自然只有憋劲鼓掌叫好的份儿, 默默坐在下面,心里头大惭形秽,没胆儿上来唱歌—— 本打算出来唱歌玩儿,谁敢在各位歌剧院的老师面前卖弄? 更不消说,这些爷爷临到走的时候,准是分文不付。 苦的,只有琴师。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