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6月 2008

发梦

Joe的女朋友和她分手的时候,写信感慨, 不能忍受此刻的他, 在另一个人的温柔里沉醉。 左手花解语,右手蝶恋花。 左右都是场梦。 可以重续? 不,摒牢的一个得胜。 得不到的永远最好。 本来就已经散了的,就由他去吧。 听过彼此的心跳, 最重要。

Posted in 未分类 | 2 Comments